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新笔趣阁首页 > 玄幻小说 > 修仙热武器系统 > 第八章 我困住了一只蚂蚁

修仙热武器系统 第八章 我困住了一只蚂蚁

  纪云鹏倔起来,连自己都怕!

  几日来他神神叨叨出现在桃山每一个角落,却始终无法成功布置出,哪怕最简单的困阵。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但纪云鹏等开了头才知道,后面更难!

  努力不一定成功,不努力肯定会很轻松,可轻松会掉脑袋,纪云鹏不敢去轻松啊!

  头发凌乱,目中布满血丝,纪云鹏开始怀疑人生,不是说重生的人都很牛逼,武术绝学看一遍就会,看两遍就能举一反三,怎么到了自己这里,一个简单阵法都学不会?

  纪云鹏学阵法之事,桃山众人早都知晓,只是听说铁匠都带不入门后,众人皆觉得,纪同学没有学阵法的资质。

  书生曾劝说过一次,学阵只是小道尔,提升自身境界实力才是王道。

  纪云鹏神色难看的笑了笑,他很想说,我他妈提升境界,不见得比学阵法快。

  欲哭无泪,桃山的美食美景都填补不了纪云鹏内心的创伤。

  依靠在凉亭的一颗圆木柱子上,纪云鹏怔怔的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清澈湖水中鸳鸯成对游鱼戏水,但他仿佛没有看到,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阵法无非是借助天地之力,你现在境界太低,对天地感悟太少,学阵自然有困难。”一道醇厚声音传来,纪云鹏不用看也知道是大师兄樵子。

  作为大师兄,樵子并没有大师兄的威严,也不像其他师兄弟一样修炼的修炼,捣鼓兴趣的捣鼓兴趣,他仿佛一个管家,做饭洗衣处理家务。

  外人如果看到,一定会觉得樵子很窝囊,然而纪云鹏发现,无论是脾性火爆的二师姐,还是性格霸道的书生,面对樵子时都很尊重。

  一开始纪云鹏以为众人是出于礼节,樵子是大师兄,所以才表面上尊重,但他发现众人不只是流于表面的敬重,而是发自内心尊敬。

  难道是因为樵子整天给他们洗衣做饭,他们过意不去?

  纪云鹏曾问过铁匠道:“大家似乎对大师兄都很敬重?”

  当时铁匠理所当然说道:“当然,他是大师兄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大师兄是不是很厉害?”纪云鹏有些八卦的问道。

  铁匠看了看纪云鹏笑道:“大师兄当然厉害啊,各方面都比我们强。”

  各方面都比他们强?那时纪云鹏咀嚼了一下,觉得这句话意思深了,他看得出铁匠、书生等人都很厉害,大师兄各方面都比他们强,那得多厉害?

  不管铁匠说的夸张与否,反正大师兄就是大师兄,一般人可做不了大师兄!

  “可我修炼天赋也很差。”纪云鹏脸色难看的看着大师兄道:“我是不是无可救药了。”

  “当然不,恰恰相反,能被老师带进桃山的人,都不同凡响。”樵子真诚说道。

  除了有个破系统,还需要杀敌才能获得好处,想要杀强敌,就意味着变强才行,而自己修炼天赋那么差,还有什么不同凡响可言?纪云鹏心中嘀咕道。

  “莫要妄自菲薄。”樵子看着一脸苦闷的纪云鹏,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般道:“说不定一下子就都想通了。”

  “借大师兄吉言!”纪云鹏信心不足的说道。

  樵子起身,走了几步转身笑道:“可以先试着从困住一只蚂蚁开始。”

  颓废了数个时辰后,纪云鹏真的尝试用迷阵去困蚂蚁,无法将阵法沟通天地灵力,他便尝试着用迷宫去困蚂蚁。

  事实证明,想困住一只蚂蚁都很难!

  纪云鹏来到桃山的第七天下午,捉了只大个蚂蚁,趴在地上再次摆起迷宫,试图将其困住。

  “小子,干嘛呢?”纪云鹏正暗暗窃喜,制作的迷宫卓有成效时,一道苍老声音从背后响起。

  纪云鹏起身看到桃翁一手牵着一头黑毛驴,一手拿着酒葫芦,斜眼看着他。

  “前辈这是要出去?”纪云鹏神色谄媚道,不恭维不行啊,吃人家住人家的,不给钱就算了,总要表示出足够的感激之情吧!

  “我问你,这弄得什么玩意?”桃翁再次问道。

  “晚辈制作一个困阵,困住蚂蚁。”纪云鹏有些兴奋道,他今天终于将蚂蚁困住了,而且还是个花生粒般大小的蚂蚁王。

  “啥玩意?困阵困住了蚂蚁?”桃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脸漆黑道:“阵法那么简单的东西,都学不会,老夫从来没见过如此蠢笨的人,一头猪都比你强。”

  纪云鹏脸色涨红道:“老头,我天资是差了些,但如此侮辱我,很为老不尊。”

  “跟猪相比,都侮辱了猪的智商。”老头神色不屑道:“一头猪在我桃山都能修成大妖,你却连简单的阵法都不会,真是岂有此理。”

  “老头,别太过分。”纪云鹏恼羞成怒道。

  桃翁不再理会纪云鹏,一脸愤怒喝道:“大牛,把这小子扔洗髓池洗洗脑子,笨成这样,传出去,老夫面皮往哪里放?”

  大师兄樵子从远处走来,而桃翁牵着黑毛驴,喝了口酒,气哼哼下山而去。

  “我、我、、、”纪云鹏面皮酱紫,憋了半天,跳脚骂道:“我怎样,跟你有个球关系?”

  纪云鹏话音落下,除却走来的樵子,只见二师姐、屠夫、书生、铁匠众人,皆出现在他面前。

  见众人都直勾勾看着自己,纪云鹏哆嗦起来,他想这些人都非常敬重老头子,不会是因为自己对老头不敬,来教训自己吧?

  越想越害怕,纪云鹏哭丧着脸道:“都、都是玩笑话,老头哦不,老前辈都没当真,你们千万别乱来、、、”

  “天赋这么差,真不知道老头子怎么想的。”二师姐忽然开口说道。

  “老师自然有他的道理。”樵子笑道。

  “你说他会不会成为小师弟?”屠夫神情憨厚道。

  “洗髓池都让他用了,估计有可能。”铁匠道。

  “老师的眼光,越来越、、、独特了。”书生摸着下巴意味难明道。

  “好了,莫讨论了。”樵子开口道:“我先带他去洗髓池,他资质,嗯,确实有些差。”

  咯咯、、、二师姐首先笑了起来,接着铁匠、书生几人也笑了起来,能让从不说人缺点的大师兄都如此说,足够说明问题了。

  纪云鹏一脸的莫名其妙,学阵法一窍不通,不代表真的蠢笨如猪,听众人的意思,似乎老头挺看得起他,对他还不错的样子。

  仔细回味了下桃翁的话,对方虽然很气愤,但好像真的把他当作了自己人,不然谁会为了一个外人好坏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