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新笔趣阁首页 > 玄幻小说 > 修仙热武器系统 > 第七十六章 秦光辉动了杀机

修仙热武器系统 第七十六章 秦光辉动了杀机

  一个把全身抓得满身是血还大笑不止,一个痛苦不堪的嚎叫着抱住秦正泰的腿,求其杀了他,一个满脸鼻涕眼泪,地上都被泪水打湿一片了,还在哭个不停。

  赵玲在纪云鹏指导下,已经完全摇摆起来,姿势豪放无比。

  “会不会觉得,她一个人跳太孤单?”纪云鹏看向内心备受煎熬的赵霆和问道。

  “不、不会、、、”赵霆和哪怕内心再煎熬,也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去跳舞。

  堂堂赵家少爷,宁死也不愿在大街上去跳舞。

  “毕竟是自己妹子啊,有福同享,妹妹跳的那么嗨,不参与一下怎么行?”纪云鹏笑道,抬起了百变手枪。

  “恭喜宿主让敌人神志不清,获取经验值500.”

  都忘记打出几颗奇异弹了,纪云鹏看了眼系统界面,经验值为:17130.

  “跟着一起跳,动作要快,姿势要骚,对、就是这样,动起来、、、”纪云鹏又指导了赵霆和一会,让其秒变舞王。

  秦光灿已经痛苦的快要晕过去,躺在地上抽搐着,秦光睿已经听不到哭声,不停的翻着白眼,赵中房不愧是神通境修者,抵抗力不错,还在大笑着挠啊挠、、、

  秦光成看着痛苦不已,泪流不止的秦光灿、秦光睿哥俩,有些不忍,几次看向秦光辉欲言又止,却被秦正泰阻拦,秦正泰对秦光辉一行人,是真的怕啊!

  “小娘皮,你清醒过来吧!”纪云鹏对赵玲喊道,如果仅仅是让她当街跳个舞,这种惩罚对于心狠毒辣的小姑娘来说,太轻了。

  中了迷魂弹之人,受宿主控制,赵玲瞬间就清醒过来,虽然不知道刚刚自己做了什么,但看到赵霆和正在热舞,立即便猜到自己刚刚的情况。

  赵玲看了眼赵中房、秦光灿三人的惨境,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惧。

  “我觉得痒,是最好的处罚。”纪云鹏毫不客气给赵玲来了一枪痒痒弹。

  “恭喜宿主让敌人痒痒不止,获取经验值500.”

  “痒,好痒,求求你放过我,我错了,求你放过我、、、、”

  赵玲看到赵中房把自己抓的满身血污,惊恐大叫,一个女孩子,她宁愿去死,也不愿意把全身都抓破。

  “走吧,一群跳梁小丑而已!”秦光辉意兴阑珊道。

  “直接离开吗?我觉得扫恶当除根。”程小宁开口道。

  纪云鹏三人都看向他,没想到一向老实的程小宁变得如此激进,看来武安城一行,对他的刺激真不小。

  “会不会有些多管闲事?”纪云鹏摸了摸下巴笑道。

  “惩恶扬善,坏人必须惩罚!”程小宁目光锐利道,这是把自己当成行侠仗义的大侠了?

  “算了吧,我先去秦府看一看,秦家越来越让我失望,回去看一眼,也算最后的告别。”秦光辉说道:“如果他们还是要作死,我们再做惩罚不迟。”

  “怎么都行。”纪云鹏笑了笑道,他其实无所谓,如果有人作死,他不介意挣点经验值。

  一行四人向秦家而去,秦光辉回去只是想再看一眼曾经住过的地方。

  作为秋滨城三大家族之一,秦家高门大院,占地面积极广,俨然一个巨大庄园。

  进了秦家后,秦光辉径直走向当年属于他们家的院落。这个属于父母和他的别致院落,如今已被他人占居。

  秦光辉看了眼熟悉的院门,神色复杂,缓步迈入院落,看到一个仆人正在刷洗夜壶。

  仆人佝偻着腰,秦光辉看着有些面熟,轻声喊道:“阿堂?”

  刷夜壶的仆人扭头看去,神色呆住,不确定道:“四、四少爷?”

  “是我。”秦光辉笑了起来。

  “四少爷,你终于回来了。”叫阿堂的仆人扔掉手中夜壶,向秦光辉跑来,看着当年的小少爷,眼中瞬间盈出了泪水。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阿香呢?”秦光辉笑着问道,他当年走之前有两个下人,一个小厮阿堂,另一个丫鬟叫阿香。

  “阿香、阿香她、、、”阿堂刚擦掉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阿香怎么了?”秦光辉面色一变道,当年父母去世后,族里很多人都不拿他当回事,只有两个下人忠心耿耿。

  “阿香她死了。”阿堂哭着说道。

  “死杂种,在外面跟谁说话。”一道骂声传来,只见从屋内走出一个金丝华服青年。

  秦光辉冷冷看着金丝华服青年,直觉上认为阿香的死,跟他有关。

  “咦?”华服青年轻咦了一声道:“你是秦光辉?”

  “你这废物竟然没有死在外面?”华服青年倍感意外道。

  华服青年叫秦光复,当年他欺负秦光辉最狠,经常侮辱打骂。

  秦光辉没有理会秦光复,看向阿堂问道:“阿香怎么死的?”

  “阿香他、他、、、”阿堂愤恨的看了眼秦光复,咬牙切齿道:“阿香就是他害死的。”

  “哎呀,死杂种,你这是诬陷我,阿香那小贱人明明是自杀的好不好。”秦光复笑着说道,一点未将阿香的死放在心上。

  “要不是你强迫阿香,她怎么会死?”阿堂愤怒道。

  “让她侍奉本公子,是她的福气,却没想到小贱人宁死不从,贱人死了也活该。”秦光复呸了一声说道。

  “你该死!”程小宁目露杀机说道。

  纪云鹏神色淡淡看着秦光复,对方死定了,哪怕秦光辉不动手,他也会杀了他。

  “你们谁啊,大言不惭敢骂本公子该死,活得不耐烦了?”秦光复指着秦光辉四人呵斥道。

  “他说的没错,你该死。”秦光辉声音微微沙哑道,缓缓拔出了长刀,之前哪怕他对秦家再如何失望,也没想过杀秦家人,现在他动了杀机。

  “废物,你在开玩笑吗?”秦光复不屑道:“就凭你,拿把大刀就想杀我?让你一双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知道我现在什么实力吗?我已经超凡中期,除了光睿哥,秦家年轻一辈我最强。”秦光复傲然道。

  “是吗?”秦光辉低声说了一句,身形闪动一刀劈出。

  秦光复只感觉刀光一身,神色便凝固下来,接着身体从肩膀处开始,整个人被劈成了两半。

  最后的意识中只有一句怎么可能,秦光复便失去了生机。

  阿堂先是露出畅快之意,接着想到秦光辉将面临的处境,变得焦急担忧起来。

  “公子,怎么还不回来,奴家等不急、啊、杀人了、、、”

  一个酥胸半露,衣衫不整的妩媚女子从屋子内探出身子,看到血泊中的秦光复,吓得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