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新笔趣阁首页 > 玄幻小说 > 修仙热武器系统 > 第五十六章 这活正常人干不来

修仙热武器系统 第五十六章 这活正常人干不来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钱富通呆呆道,总觉得从他一进门开始,就有什么不对劲。

  “你、你真的没有不良倾向?”杨闻天神色惊疑不定道。

  “我很正常,只喜欢女的。”钱富通黑着脸道,心想不信让你的小妾来一个试试?只不过没敢说罢了。

  “陈刚,是你说老钱害你?”杨闻天郁闷无比看向陈刚道。

  陈刚似乎也醒悟过来,委屈道:“我是说老钱害我,没说他喜欢男人啊!”

  杨闻天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是啊,陈刚只说老钱害他,把他搞成这副模样,没说老钱亲自上阵啊!

  “老钱你恼羞成怒是因为紫蛟偃月刀的事?”杨闻天小心翼翼问老钱道。

  “还能是什么事?”老钱脸色漆黑道:“你宝贝女儿把偃月刀送人了,我还以为你找我来是兴师问罪!”

  一场闹剧?一切都是因为杨闻天想歪了,导致老钱差点气的自杀,杨闻天心中尴尬无比,老脸忍不住都涨红了起来。

  “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我害你?”钱富通看向陈刚恼怒的问道。

  “难道不是你?”陈刚瞪着眼道,即便不是老钱亲自玷污了他,把他害成这副尊容也不可饶恕。

  “什么时候的事?”钱富通皱眉。

  “记不清了,我感觉是大小姐离开法器阁不久。”陈刚思索道:“从法器阁离开后的事情我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是你害了我。”

  钱富通沉思了一会后,又看了看杨闻天神色,一下子全部想明白了。

  忽然感觉好憋屈啊,差点因为一场闹剧舍了性命,想想都一阵后怕。

  老钱无比幽怨的看了杨闻天一眼,仿佛在说,你看你干的什么事?以前多正派的一个人,现在变得龌龊不堪。

  杨闻天刚刚就想明白了都是他的错,故作不知,见老钱幽怨目光看来,装作没看见,抬头看着房顶,仿佛突然对房屋结构感起了兴趣。

  见杨闻天装傻充愣,钱富通心中冷哼一声,最终没有去直说伤他的颜面,他想如此也好,偃月刀的事情必然不会怪他什么,而且还会觉得对他有愧。

  看着仍一脸悲愤的陈刚,钱富通没好气道:“你这蠢货,被人迷了心智,然后有人嫁祸于我,懂了吗?”

  “嗯,应该是的。”杨闻天语气平稳道。

  嘁,心思不纯的马后炮,钱富通瞥了他一眼,心中腹诽。

  “到底是谁害我,又嫁祸于你?”陈刚怒道:“难道是我们城主府的敌人,想让我们内讧?”

  “不会的。”钱富通思考了一下道:“你从法器阁离开为什么没有跟小姐回去?”

  “我、、、”陈刚瞳孔一缩,想起了关键问题道:“是那个混蛋,肯定是那个混蛋。”

  “谁?”杨闻天好奇道。

  “骗小姐的混蛋。”陈刚气愤道,他记得他要去教训骗小姐的混账东西,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肯定是那小子。”钱富通看了眼杨闻天道:“你的紫蛟偃月刀,就是被小姐送给那小子了。”

  “到底是什么人敢骗乐乐?竟然把我的偃月刀都骗了去?”杨闻天也怒了,上次那什么叫小宁的混账骗杨乐乐,他便一直憋着怒气,没想到又有人骗他宝贝女儿。

  “那混蛋好像是桃山弟子。”陈刚咬牙切齿道。

  “原来是他,果然不是好东西,一个个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都欺负我女儿。”杨闻天一脸怒气道。

  “我现在就去查那混蛋住哪,我要弄死他。”陈刚红着眼声音沙哑道。

  “咳咳、、、教训下可以,弄死就算了,毕竟是桃山弟子,桃山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杨闻天轻咳了一声说道,他虽是方圆数千里霸主级人物,但要杀桃山弟子,他还没有那个胆。

  云霄宗一门两位合道强者,而且据说宗主云轩子至少合道后期境界,即便如此,也不敢跟桃山呲毛,更何况他一个合道中期的武安城城主?估计人家桃山来位弟子,都能将他干趴下。

  “我一定要狠狠教训那混蛋。”陈刚目光阴郁道。

  “行了,见了人家最好躲远点,瞧你这副模样,还想再冤枉我一次?”钱富通撇嘴道,他可不觉得蠢刚能教训得了桃山的小子。

  “我肯定是被偷袭了,那混蛋只是一个超凡中期的弱鸡,这次我谨慎小心,还能教训不了他?”陈刚不服气道。

  钱富通呵呵一声不再说话,他差点被杨闻天、陈刚冤死,心中怒气未消,乐得看到陈刚再受教训。

  “陈刚啊,去查查就好,明日我亲自过去,毕竟桃山弟子都不能以常理度之,都是怪胎,你就不要妄自行动了。”杨闻天看了眼跃跃欲试,十分不服的陈刚说道。

  杨闻天知道今日若不让陈刚干点什么,他恐怕卧立难安,说不定会自己去调查,不如给他个任务,只是要特别提醒别轻举妄动。

  “是,城主,我会便宜行事。”陈刚闷声道。

  “嗯,去吧!”

  陈刚抱拳行礼后,大踏步离去,红着眼睛要找鸡哥拼命,城主的提醒,出了门后便抛到九霄云外了,他只想报仇,堂堂城主府亲卫,这次的屈辱难以忍受。

  “喜欢推测的城主大人,你推测下陈刚这小子会不会再惹出更大的笑话?”钱富通声音幽幽盯着杨闻天道。

  杨闻天尴尬的笑了笑道:“应该不会吧,我已经告诉他不让他轻举妄动了。”

  “那咱们拭目以待。”钱富通冷笑了下,招呼都不打一声,便转身离去。

  钱富通走了后,杨闻天一脸窘迫,说人家老钱有特殊嗜好,这是思想正常的人能想出来的吗?今日算是丢人丢大发了,摸了摸下巴,他在考虑要不要把钱富通灭口?

  换了身衣服后的陈刚,立即着手调查纪云鹏下落,以城主大人要查人为借口,拿着鸡毛当令箭,调动了大批人员,终于在后半夜查到了鸡哥的下落。

  身上发生了诡异而屈辱的事情,陈刚虽然极为愤怒,恨不得撕了纪云鹏,但他也心有忌惮,所以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带了十数人过来。

  陈刚详细安排了捉拿计划后,开始进行抓捕。

  纪云鹏客房的门被悄无声息打开,于此同时窗户也被悄悄打开,皆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十数个黑衣人,十数把明晃晃的刀落在熟睡的纪云鹏身上,十多个被陈刚一再郑重提醒加倍小心的黑衣人,一脸茫然,人就这么轻而易举抓住了?

  纪云鹏敢觉到身上压着的刀时才惊醒,脸色剧变后,一脸惊恐哀求道:“各位大哥,那条道上的,小弟有何得罪之处,劳烦你们觉也不睡,如此兴师动众?”

  十数个黑衣人更懵逼了,都一脸问号?是不是抓错人了?这就是陈大人一遍又一遍强调极难对付的小子?明明是个超凡中期的胆小鬼好吗!

  “人抓住了没?”陈刚阴沉着满是血痕的脸走了进来,同来的还有其好友姚锐。

  姚锐也是神通境强者,是陈刚请来,以防意外的帮手。

  “陈大人,是他吗?”一个黑衣人不确定问道。

  谨慎的陈刚没有近前,远远的盯着纪云鹏,随即神色狰狞道:“给老子撕了他的衣服。”

  嗯?

  十多个黑衣人脑子都短路了,有些不明所以。

  “让你们把他衣服给老子撕了没听到吗?撕的越烂越好。”陈刚喘着粗气道。

  众黑衣人脸色变了,随即都忍不住一阵恶寒,想不到陈大人有如此爱好,而且到了疯狂的地步,假托城主大人寻人,竟然是为了一个美少年?

  “还愣着干什么?”陈刚咆哮道。

  “老陈,你这是做什么?”姚锐警惕的说道,小心的向旁边走了两步,心想老陈什么时候有这爱好了?

  有两个黑衣人已经动手撕纪云鹏衣服,只不过动作有些僵硬。

  “啊、、、”

  “不要、、、”

  纪云鹏**的声音响彻房间,传出屋外,撕衣服的两个黑衣人僵住了,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尼玛,这活我们干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