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新笔趣阁首页 > 玄幻小说 > 修仙热武器系统 > 第五章 不是大夫,就是屠夫

修仙热武器系统 第五章 不是大夫,就是屠夫

  痛,撕心裂肺的痛啊!

  低头看着胸前的箭簇,纪云鹏脸色变得有些扭曲,因为痛,也因为不甘。

  鲜血从胸前背后涌出,他挣扎着不想倒下,可惜已经身不由己,在模糊视线中,他看到一个手持银白色大弓的女孩走了过来。

  一身劲装,冲天马尾,眉目英气,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孩,她便是云霄宗外门弟子第一的戴雅。

  她不但是云霄宗天才弟子,也是宛城世家戴家大小姐,以她的家世,她的天赋,本可以直接进内门,但她不愿意特殊化,希望按部就班,凭实力进入内门。

  戴雅被誉为以后可以与云霄宗内门第一天才钟雪婷争锋的存在,可见对她的评价之高。钟雪婷家世普通,全靠一己之力从外门普通弟子成为云霄宗内门弟子第一,这也是戴雅要从外门弟子做起的原因之一。

  “他们发现你时我便到了,但我从来不低估任何一个敌人,所以,一直等到你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才出手。”戴雅看着倒在地上纪云鹏,神色冷傲道。

  “那么厉害,何必跟我一个小角色计较。”纪云鹏看着戴雅神情苦涩说道,嘴中有血流出,他眼帘抖动,仿佛随时都会闭上,手枪掉落在一旁,此刻看起来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只等死亡。

  廖开方、朱建林等人,走了过来,听到戴雅的话,都露出敬畏之色。

  天赋好,实力强,还有超乎常人的忍耐与谨慎,怎么看未来都不可限量,具备了成长为大人物的所有条件。

  似乎感受到廖开方、朱建林、张长福三人敬畏目光,戴雅神情愈发骄傲道:“仗着有些法器而已,废柴一个。”

  “是啊,只是仗着些法器而已!”纪云鹏轻声说道,脸上露出诡异笑意,耸拉着的眼皮,忽然睁开,手中蓦然出现一把手枪,与地上一模一样的手枪。

  戴雅看到手枪一瞬,心道不好,想要躲避,可是,已经来不及,如此近距离,毫无防备情况下,她根本躲不开。

  砰砰砰、、、

  戴雅俏脸惊惧中夹杂着痛苦之色,胸前升腾起几蓬血雾,美丽而讽刺。

  打中戴雅几枪后,纪云鹏不失时机开枪打向震惊莫名的朱建林三人。

  廖开方反应最快,他现在听到枪声就哆嗦,在看到纪云鹏开枪打向戴雅时,他比朱建林、张长福反应要快,第一个转身就逃。

  朱建林、张长福最终未能逃掉,皆中枪而亡,反应最快的廖开方后肩挨了一枪,并不致命,只是啷呛了一下,再次逃走。

  “咳咳、、、命真大!”纪云鹏看了眼慌乱逃走的廖开方,挣扎着从地上坐起。

  戴雅还没有完全丧失生机,她俏脸充满痛苦,嘴中咕咕流着血,眼神不甘的盯着纪云鹏。

  美人就死在身边,纪云鹏居高临下冷笑看着她道:“被利器射穿身体的感觉如何?”

  “不是只有你会隐忍算计。”这是戴雅模模糊糊听到纪云鹏最后一句话。

  纪云鹏故意摔倒在地,将手枪掉落在一边,一副不甘心要死的模样,一切都是为了让戴雅放松警惕,让她以为自己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快要死了。

  他知道戴雅的厉害,不说一箭洞穿他的身体,单是外门弟子第一天才的名号,便足以让纪云鹏加倍小心应付。

  戴雅一箭虽然射穿了纪云鹏身体,却错过了重要内脏,并不足以要了他的命,但伤势着实不轻,至少他现在极为苦恼,不知该如何拔掉箭矢。

  杀了云霄宗外门弟子第一的戴雅,系统奖励经验值400,张长福、朱建林两人分别奖励经验值100.

  刚刚为了杀戴雅,花掉280经验值在系统商店又买了一把G92手枪以及子弹,此刻系统界面经验值:620

  六百多经验值,能买不少东西,可是系统商店中只有热武器一类的东西,并没有疗伤圣水,大还丹啥的,火药点燃倒是可以消毒,纪同学要用吗?

  纪云鹏此刻一脸苦笑,伤势颇重,却没有疗伤经验,如果再来敌人,必然难以应付。

  廖开方那鸡贼又逃了,可能很快就会带其他人过来,绝不能坐以待毙,堕了重生大军的名头,一定要活着,活着,活出其他重生者一样的精彩!

  想到影视剧以及小说中看到主角,一咬牙一瞪眼就可以拔掉自己身上的箭矢,纪云鹏很想说mmp的,臣妾做不到啊!

  真他吗很痛啊!纪云鹏站起身来,不小心碰了下箭矢,痛的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观看了一会,不错哟!”纪云鹏刚忍痛走了两步,身前忽然出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一袭大红袍,满头白发,一看就是上天派来的救兵。

  纪云鹏看着突然出现,一脸笑意的老头,艰难露出笑容道:“呵呵,圣诞老爷爷你见笑了,为了活下去而已。”

  “老夫是说你的法器不错,挺有意思。”白胡子老头说道。

  纪云鹏以为老头夸自己能力不错,没想到感兴趣的是手枪,尴尬的笑了笑道:“老神仙,我是上帝的忠实信徒,你救我一救,我送你一把怎么样?”

  “好啊!”白胡子老头道。

  纪云鹏愕然,心想这就答应了,当真是上天派来的救兵吗?正想着,忽然感觉手臂被抓住,身体腾空而起,没有防备情况下,伤口牵动,剧痛无比。

  “老爷子,起飞招呼都不打一声吗?飞机也要先打火吧?”纪云鹏痛的龇牙咧嘴道。

  “看你伤的不轻,我有个弟子会疗伤,让他帮你看看。”白胡子老头一副关心纪云鹏语气说道。

  “你弟子都会疗伤,老神仙你不会吗?”

  “你这种小伤,老夫当然会啊!”

  “那你不帮我治治,还找你弟子干嘛?我、很痛的。”

  “你这种小伤,还要劳烦老夫动手?找老三就行了。”

  “我#%¥、、、”要不是感觉白胡子老头深不可测,纪云鹏就破口大骂了。

  什么叫我这种小伤,很严重好不好?纪云鹏感觉他的箭伤,对于白胡子老头可能真的是小事一桩,可是对方连简单小伤都不愿意动手帮助。

  绝对是故意的,纪云鹏脸色漆黑暗骂老头不是个东西。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白胡子老头带着纪云鹏来到一座山中,满山的桃花,蝶飞蜂闹,很美的一座桃山。

  山中有湖,湖旁亭台六七座,茅屋**间,白胡子老头降落在茅屋前,将纪云鹏仍在一旁,走向一座红木茅草亭子,坐下便喝起酒来。

  空中飞行时,巨大风力吹动着纪云鹏身上长箭,一路上痛的他死去活来,此刻白胡子老头将他扔下,就去亭子中悠哉喝酒。

  纪云鹏心中恼怒正要去质问老头怎么还不找人给他治疗时,不同茅屋中走出五人,皆奇怪看了他一眼,向茅草亭子中白胡子老头走去。

  “拜见老师!”五人进入茅草亭子后,恭敬向白胡子老头行礼。

  “嗯!”白胡子老头挥了挥手,然后看向一个身材矮胖的青年道:“三儿,给那小子治治伤。”

  “是,老师!”矮胖青年向白胡子老头行礼后,退出亭子,喊上纪云鹏走向一间茅屋。

  走进茅屋,纪云鹏发现屋中架子上摆了许多瓶瓶罐罐,上面写着各种丹药名称,纪云鹏欣喜道:“大哥,你是大夫?”

  “不,我是屠夫!”矮胖青年从架子上拿下两瓶丹药,看向纪云鹏露出洁白大板牙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