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你们怎么这么久?还以为在里面睡着了呢。”

  周子轩打了个哈欠,看着一身男装款款而来的两个人。明明是一群女儿家,可现在看起来,最眉清目秀的反倒是化妆不多的周子轩了。

  “给自己化妆当然比给别人难啊,你们谁会假声?”小幽指着喉咙问着,要想完全不引人注意的混进去,是需要和他们进行沟通的,可这里大部分是女人,就算脖颈没有喉结用棉布挡住,那一开口也得跪,妥妥被拆穿,总不能说是太监吧,何况现在的南安,发展到这个年代,太监这种不人道的职业早已经被废除了好几百年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本以为没人会假声和伪声的时候,周子轩默默的举起了手。

  周子轩学的很杂,以前在宿舍里闲着无聊瞎捣鼓的时候学了一些皮毛,伪声说起来不是很难,只不过是爬一下音阶,在改变一下说话的方式就可以了,后来周子轩模仿过女生说话,但感觉太怪异就又放弃了。

  “我说大哥,你本来就是男的,难不成你还要男伪女啊,算了算了,一会你们跟在我身后别说话,周子轩,你跟我走在前面,一起随机应变。”小幽在一旁咳嗽了几下,音带忽高忽低,改变了一下声线与声带的强弱。

  在一开口果然一下子就变成了粗犷的男声,以假乱真,周子轩觉得这丫头不去唱戏或者变戏法真的可惜了。当然间谍这种工作也相当适合她。

  于是乎,小幽带着几个人从严密的守卫中穿梭而过,遇到几个穿着相同的守卫,还相当自然的给他们打了一个招呼,不仅没有紧张露怯,反而还客套的交谈了几句,语言语调就连那种方言的味道模仿的与真人都毫无二致。

  走进了范围网之后守卫就相当稀松了,因为越过了这条界就是疫病的高发区,一些体质不好的士兵都不敢深入造次,就连一些体质还不错的也不敢随便沾染这种被称为地狱的气息。

  “到了这里,我们就换回本来的服装吧。”琉璃说着,她不是矫情,只不过这种样子让她从内心有一种抵触感,不仅是她洛雪和孟尘曦也是如此,只不过没有开口说出来罢了。

  不一会,几个人又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在这满是灰烬与焦土的地上走着。

  这里,几乎寸草不生,比当年的幽冥还有恐怖一些,整个地表像是被岩浆烧过了一样。

  现在还在这里生活的人十分的稀少,路上,她们问了几个人,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不久之前,整个地面开始发热,随后大地开始裂开,烧的通红,不少在地面的人直接被烧成了火人,这方圆百里之内,出现了骤变,本以为是世界末日的时候,骤变停止了,总共只有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就彻底改变了这一带,不仅如此,从那之后幸存下来的三分之一的人身体也开始出现问题,逐渐虚弱。

  刚开始南安的官府也派了不少人来这里勘察和支援,可这些人来到这里之后,也发生了同样的问题,身体变得虚弱,最后也染上了一样的病症,南安不乏名义,准确的说在医学上发展的速度比华夏还要高明,可最后依然束手无策。

  时间久了,

  官府为了避免还有人因为好奇或是其他原因来到这里遇险,便将这一带隔离了开来,驻扎士兵守在附近不让里面的人出去,也不让外面的人进来,成了一个围城。

  “发现了什么了么?”

  周子轩问着低下身子的琉璃和蹲在地上弄着泥土的小幽。

  “嗯,这里的确是异变了,这土壤的成分很奇怪并且具有放射性,明显不是这里的土质,怪不得这里有疫病,一定是因为照射让某些部位细胞改变了。”小幽松开了手,然后在手里撒了点液体,“这是在瑶光那里,我从河里蒸馏出来的碱性水,本想着拿回去作纪念的,现在有用了,可以酸碱中和。对我们身体少一些伤害。”

  周子轩看着她们几个一个个整的都和技术员似的,真的是女子能顶半边天。

  “我感觉身体没有什么异常,也可能是五脏六腑变化的不明显,为了以防万一,尘曦姐和小幽姑娘,也想办法护住自己的身体吧。”琉璃提议着。

  “尘曦,到我这里来,这一路的修养,我内息已经充足了护住你没问题的,雪儿你自己可以么?”周子轩拉住了孟尘曦的手,问了问身边的洛雪。

  “主人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的。”洛雪也没问题。

  “那小幽姑娘就由我带着了,距离金陵还有一段路程,你们多注意,稍有不对,立即退到外围。”月流光拉着小幽又严肃的嘱托了一句。

  一群人继续朝着金陵深入,这条路以前周子轩也走过,可现在再走,心里多了一种荒凉,都没了,周围的风景,昔时的人,反而是一片焦土。

  越往金陵的方向走去,周子轩这种感觉越来越重。

  “你在紧张吗?”身边的孟尘曦问着。

  “嗯,确实。”周子轩大方的承认着,他担心这种问题以他的能力解决不了,他担心找不到南心花。

  “这世界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未来的我能够穿越时间,未来的科技能够粒子跳跃,流光姐姐能够打破人类极限跨过了那么的困难找到你,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么?”孟尘曦握紧了周子轩的手说道:“就像过去,我怎么都想不到我能够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和你一起走在这里,哪怕这里是焦土,也是自由的天堂。”

  “嘿嘿,学姐这句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再看见你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一起漫步的画面了。”周子轩听过孟尘曦的话,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是知名的校花,我一个单身狗就算在正经,也会浮想联翩的。”

  “原来重点在于你说自己是正经人啊。”孟尘曦捂着嘴笑着。

  “他不仅是正经人,还是个文化人呢?”琉璃也在旁边附和了一句。

  月流光看着身后几人在叽叽喳喳,也很是欣慰,本是枯燥压抑的路程,多了这么点欢声笑语,至少能让人的心里宁静一些。

  “到了。”

  月流光停下了脚步。

  周子轩看着前方和之前的那些道路没什么不同,感觉还是

  一样的。

  “这就是金陵了?那条河呢?万家灯火呢。。南心花呢。”周子轩到处跑着,找寻着熟悉的一切。

  都没了,只有一片焦土,像是未开垦的荒地一样,就连那些小山坡都不见了。

  冷静。。冷静一点,周子轩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都已经到这里了,他身为唯一的男人,不能慌了手脚。

  周子轩闭上了眼睛,释放出了幽煞的力量,在这片土地上,幽煞的力量也显得十分的渺小,他感知着周围的一切,是空荡荡的。

  忽然,周子轩睁开了眼睛,拉着孟尘曦朝着一个地方跑去,跑过去之后,看到的是地上的一株小草。

  就算在焦土,也有着微弱的生命在挣扎着。

  “这一片已经看不出什么了。流光,这边有没有什么幸存者么?”周子轩找寻着,没有丝毫的人影,一些简陋的屋子里也都是好久没有使用的痕迹。

  “我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有一些,但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恐怕,除了最外围那些还没有完全患病的,这里已经没有幸存者了,至少,我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月流光都感觉不到,那说明是真的没有了。

  对于一个医生而言,最大的痛苦不是没有医好病人,而是还没有尝试医治,病人就没有了。

  “就算是这样,我们要调查的话也什么都调查不出来啊,没有专业的设备,也没有专业的团队,并且,你们看这里。”小幽从土里拿出来了一个东西。

  “酒瓶?这不是华夏的牌子么?”洛雪拿了过去,她对这个印象极深,因为那次她陪着周小薰一起去酒吧,就是被这种酒灌醉的。

  华夏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我想,你要找的南心花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只不过这希望是在华夏。”小幽抓着这把土说道:“这种土壤以及其中的金属含量甚至是含有的辐射都不是这里的,也就是说这一片土地,曾经是华夏,那么曾经在这里的金陵。。就在华夏的那片地方。”

  小幽的推断很有道理。

  忽然孟尘曦捂着嘴,似乎在颤抖着。

  “怎么了,尘曦姐。”琉璃看她异常赶紧过去问着。

  “琉璃,你知道生物入侵么?就比如将日本的生鲜及某些东西带入华夏,就会影响华夏的生态圈从而产生一些罕见的疾病,我在举个例子,比如将鸡鸭的病症放在人身上就可能是绝症,所以,如果这一切是华夏而来的,这样毫无防备的转移,那这里的一切都无法适应,无论是空气还是土壤以及这些金属对于身体的有害程度,都没有任何的抗体。所以才会产生一些罕见的疾病。才会让这里的环境产生了骤变。”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灭亡是因为华夏么?”月流光问着。

  “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已经发生了,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情,既然这里承载不了华夏的物质,那华夏定然也不可能全然接受这里的一切。说不定危机已经开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医仙老婆,我的医仙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