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滴血战法!

  妖精洞最重要的三大战法之首,乃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使用的豁命换命战法。简单来说,这是一种最为狠酷又完全不讲人道的拼搏方式,完全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与敌偕亡的狠辣打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具体战法,而是一份信念、一种决心。

  与敌偕亡的决心!

  同为妖精洞五大妖王之一,菜花妹妹当然不会比大炮和七七差,自然也有这种誓死奋战之决心。

  左前战团之激战,菜花妹妹本来是以一敌六,十分吃力,不过在先前凤九一记银星甲等长弓群杀技“满天花雨”无情射杀之下,除元士级好手张富贵、黄云华两人之外,另外四名修为较弱的六级甲士全都被射成了刺猬。

  六去其四,菜花妹妹以一敌二,登时就轻松了许多,大尾巴有气无力的扇来摆去,懒散散又打起了酱油。

  不过,作为九哥的忠实拥趸,最贴心的小心肝,菜花妹妹从来唯九哥之命是从,听话得很,对九哥的命令绝不打半分折扣。

  此时凤九血战令一下,菜花妹妹立时就改换了战法,从打酱油变成打酱色,巨大蛇尾陡然加力,啪啪啪啪~!千百片尾影疯狂暴扇,打得张富贵、黄云华东躲西藏,狼狈不堪,憋起一脸酱紫色。

  嗖嗖~!

  突兀两箭疾射飞来,直取黄云华双眼,吓了他老大一跳,赶忙就地一个懒驴打滚,险之又险让过飞箭,哪知就是这么一滚却是坏事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原来情急逃命之下,黄云华这慌乱的一滚竟是滚到了身后一株白杨树下,被粗大树干挡住了退路。

  “机会!”

  菜花妹妹灯笼大的巨眼蓦地一亮,甩动大尾,暴扇而出。

  黄云华大骇,侧身想退,却是被数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巨树挡住了去路,退无可退,已是身陷绝境之中。登时心中一寒,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先前那看似凌厉的两箭只是诱招,用以逼迫自己主动陷身绝境,真正的杀招却是眼前这一记狂劲甩尾。

  不过现在才明白为时已晚,更来不及惊艳凤九、菜花配合之娴熟精妙,黄云华惊慌大呼“富贵哥救我!”

  身处绝境之中,黄云华滚刀肉狠劲勃发,眼露凶光,狠狠一咬牙,手中长剑猛抖,接连划起十三道剑圈飞刺菜花尾巴,心想“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捅穿你十三个透明窟窿!看你收不收招?!”

  与此同时,和黄云华并肩作战的张富贵也发现了黄云华身处险境,赶忙提刀相救,唰唰唰~,连环九刀恶狠狠猛劈菜花尾巴,打的也是同样主意

  围魏救赵。

  以攻代守,攻敌之必救,逼迫菜花妹妹自行撤招。

  如是换作平时狩猎,怕疼的小菜花百分百一定会收回尾巴撤消攻势。

  可惜,现在……

  博命巾已出!

  呼~!

  似乎根本就没瞧见九刀、十三剑朝尾巴砍来,巨尾去势不减分毫,呼啸之中和刀剑撞在一起。

  “好疼~!”

  菜花妹妹眉头一皱,爱哭的她又想落下泪来。

  不过疼归疼,却是不但没有收回尾巴,反而更加大力量,大尾去势更疾更猛。

  啪~!

  一声大响,惊恐绝望的黄云华被巨尾猛一下拍中,狠狠砸向背后大树,狂暴巨力喯击之下,连人带剑都被拍得深深嵌进白杨之中,筋骨尽糜,瞬间就没了生息。

  白龙门又减一员。

  五对四!

  不过黄云华毕竟是炼气修元多年之四级元士,尽管比小菜花后天巅峰低了两级,但临死之前奋勇反扑的狂劲力量也是不容小觑,反手十三剑剑剑狠辣,在菜花尾巴上刺出十三个深深血洞,鲜血狂飙。

  而和小菜花同样身为后天巅峰的六级元士张富贵,飞杀而来的暴烈九刀更是让菜花妹妹吃尽了苦头,一身黝黑漂亮的鳞甲被斩破了九条大血口,皮肉全都翻卷了出来,深可见骨。

  又是一次两败俱伤!

  “真的好疼呢。”

  菜花妹妹好委屈好委屈,泪珠儿就在那双巨大蛇目之中溜来滚去。

  如是往常狩猎,又爱漂亮又怕疼还特别喜欢打酱油的小菜花肯定舍不得用自己一身漂亮鳞甲换取敌人的性命,不过现在情况可不一样,因为九哥祭起了搏命巾!

  搏命巾,搏命巾,既是搏敌人之命,也是搏自己之命!

  九、菜一个精妙小配合,击杀四级元士黄云华,虽遭反噬,尾巴受到重创,很疼很疼,不过菜花妹妹决定还是等一会儿再哭,大尾一甩,携带起淋漓鲜血,飞卷最后一个对手

  六级元士张富贵。

  眼睁睁看着战友加死党黄云华魁梧的身子被巨蛇一尾巴拍扁成一张纸,张富贵眼皮子连跳,又惊又怕,哪儿还敢硬扛这一记狂暴甩尾?

  足尖点地,又矮又胖的身子竟灵巧之极的蓦然接连两个后空翻,十分惊险的避开片片巨尾之影。

  不过还没等他喘上口气……

  嗖嗖嗖~!

  八支精钢长箭飞射而来,分射张富贵周身八个方向,左上、正上、右上、左、右、左下、正下、右下,封死了张富贵所有闪躲腾挪的空间,就在长箭呼啸飞来的过程之中,迫使张富贵固定在半空一息时间。

  恰恰就是这眨眼即过的瞬息时间,菜花妹妹把握良机,喉咙下方左右两边各一块一尺来长的鳞甲突然翘起,飞弹而出,暴射疾飙,直杀张富贵左胸心脏。

  黝黑的鳞甲闪耀着幽幽黑光,鳞甲周围一圈薄如扉纸,锋利无匹,宛如两道黑色闪电,呼吸即至。

  死亡的阴影笼罩全身,张富贵眼角抽搐,挥刀狂舞,在胸前幻闪起一片刀光之影,严防死守。

  可惜……

  没用。

  叮叮~!

  先是两声清脆之音,张富贵手中长刀被飞射而来的两片锋利鳞甲切断成三截,却是不能迟滞丝毫鳞甲飞射之势。

  噗噗~!

  接着又是两声利器切进肉里的声音,两片刀子一样的锋利鳞甲深深切入张富贵心口,一颗大好心脏登时被切成三片。

  九、菜之合击技

  龙之逆鳞!

  菜花伤。

  六级元士张富贵……

  亡!

  白龙门又减一员。

  五对三!

  格毙强敌,小菜花毫不松懈,长尾连摇,巨大身躯骤然飞射,直扑右前方战团,和大炮、七七汇合一处,合击白龙门除先天高手玄诚子之外残余的最后两名元士级好手

  六级元士,少主张德凯;

  六级元士,煞神彭老三。

  菜花未至,飞箭先到!

  嗖嗖嗖~!

  三星连珠,飞射张德凯眉心、双肩,吓得他赶忙飞身侧闪。

  就是这么一闪……

  机会来了!

  七七大猪眼一亮,轰轰轰~!狂猛冲向张德凯闪身让开的位置,庞大的身躯把原本并肩作战,成犄角之势相互照应的张德凯和彭老三分隔开来;与此同时,大炮双足猛蹬,腾空高跃,凌空翻过彭老三头顶,跳到他身后;而恰在这时,菜花妹妹闪电一般飞射而至,补上七七和大炮换位之后留下的战位空档。

  几乎就在呼吸之间,菜花、大炮、七七妖精洞三大妖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功调换战位,布成新战阵。

  而这新战阵是如此致命,杀机昂昂!

  菜花在前,大炮在后,七七在左,把彭老三团团围住。而本应和彭老三互为犄角,联手抗敌的白龙门少主张德凯却是因为先前躲避飞箭,侧身飞闪,失去了战位,被七七肥大的屁股隔开一边。

  “嘶~!”

  “嗷~!”

  “嗥~!”

  菜花、大炮、七七同声狂嚎,菜花大尾飞卷,大炮铁棍暴砸,七七獠牙狂拱,从前、后、左三个方向同时围杀彭老三。

  彭老三果不愧为少主张德凯手下第一悍将,身处绝境之中,却是不慌不乱,嘿嘿冷笑“想围杀老子?嘿嘿,想法是美好的,战法也是极精妙的,可惜的是,你们忘了一件事,右边!老子还有右边可以躲!”

  身随声起,暴闪里,彭老三身子忽然一飘,险之又险的让开菜花巨尾、大炮铁棍、七七獠牙,从右边空缺之处冲出包围圈。

  “哈哈~!看你们怎么围杀老子……”

  彭老三放声狂笑。

  只是,在下一刻,就像嘎嘎乱叫的鸭子被猛一把捏住了长脖子,笑声嘎然而止,笑容也陡然凝固在脸上,因为……

  在那看似空缺的右边,仿佛是早就和彭老三商量好了似的,就在他闪身冲出之时,恰到好处的,四支精钢长箭正好飞射而至,与彭老三的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

  哚哚哚哚~!

  四声利箭入骨的声音不分先后同时响起,

  “啊啊啊啊~!”

  接连四声凄厉惨叫之中,彭老三左肩、右肩、左大腿、右大腿分别各中一箭,箭势狂猛,闪烁着银白箭气,猛一下刺穿彭老三的身体之后犹不停歇,哚哚哚哚四声,又疾射进土里。

  竟……

  竟然把彭老三活生生钉在了地上!

  九、菜、炮、七之合击技

  围三阙一!

  凤九、菜花、大炮、七七妖精洞四大妖王联手合击,精妙配合,两息之内就坑杀掉六级元士彭老三。

  白龙门再减一员,现在是……

  五对二!

  仿佛从不知怜悯为何物,菜花、大炮、七七三兄弟得手之后,看都懒得看一眼被钉在地上,四肢全废,悲惨哀嚎的可怜人儿彭老三,立马又围上了白龙门除先天高手玄诚子之外,最后一个还能站着的人——少主,张德凯。

  “师哥,救我!救我!”

  在菜花、大炮、七七三双充满血腥杀意的巨大兽眼恨恨盯视之下,向来高傲自负,盛气凌人的张德凯慌了,怕了,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带来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以至于他再也顾及不得堂堂豪门少主的尊严,毫无骨气的,丢人现眼的,声嘶力竭狂喊救命。

  撕心裂肺的求救声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惨过一声,撕扯着先天高手玄诚子的心,先前一幕一幕全都收入眼中,己方人马一次又一次减员,一个死得比一个悲惨,已是令玄诚子悲愤交加,气得须发皆张,发疯发狂,可是再疯再狂又能怎么样呢?

  开战以来,他一直冷眼旁观,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分析得明明白白,对方两人三兽心意相通,配合默契,战法精妙,作战经验更是极其丰富,这才导致己方一而再再而三连吃天大血亏,损兵折将,连连减员。

  尤其是那一张弓,真真正正的要命之弓,对方战阵的绝对核心,完美掌控战局的战场灵魂!

  从头到尾主宰着整个战场,弓之所向,群兽呼应,斩将夺旗,所向披靡,无可匹敌。

  要想战胜对方,必须先接近那张弓,无情斩杀之。

  可是……

  问题来了。

  想接近那张弓,就必须先越过眼前这双钢叉,可令玄诚子十分沮丧的是,以他先天高手之威,居然使尽千般手段,却是怎么也无法突破眼前这个虎头虎脑,区区后天修为的小猎人的顽强防御。

  尽管他早就遍体鳞伤,尽管他早就血如泉涌,尽管他早就摇摇欲坠,可……

  摇是摇得挺厉害,却偏偏就是不坠。

  一直突不破!

  在玄诚子极度的震惊、狂怒之中,时间一分一秒悄悄流逝,随着战局的发展,己方形势越转越坏,终于到了坏得不能再坏的悲惨境况,最后的时刻已经来临!

  必须作出决断了!

  玄诚子双目骤然暴睁,碧绿油油的眸子之中闪射出疯狂嗜血的滔滔凶光,双掌掌心向天,反掐莲花印,厉声暴喝法诀“道之道,魂之魂,道即魂,魂即道,以吾之魂,献祭吾道,道魂……燃烧!”

  法诀最后一个“烧”子刚一出口,玄诚子全身上下陡然之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浑身金光闪耀,耀眼夺目,比之先前不知又亮灿了多少倍;气势之盛,比之先前也不知强上了多少倍。

  自残道行,燃烧道魂,向天道借力!

  生死一线之关键时刻,先天高手玄诚子也要拼命了!

  拼着献祭道魂,自损五年道行,借用天道之力,一段时间之内,修为暴涨,终于可以施展出之前因为修为限制,不能施展的终极绝招。

  玄诚子左手掐莲花印,右手并起食、中二指,掐印剑诀,遥指本命飞剑——银鳞雾蛇剑,凄厉暴喝“旋!”

  旋即就见银色飞剑忽然无风自飘,在高空之中旋转起来,由慢而快,越转越快,越转越疾,快至极处,只见漫天银光闪闪,喷射四方。

  啪~!

  就在银光喷射之间,突兀的,一束巨大的锯齿形状蓝色闪电划破了天空的沉寂,如利剑般直插而下,击打在席千千双戟挥舞起的防御盾墙之上,迸裂起无数灿亮火星。重重一击直打得席千千身子猛地一颤,皮焦肉烂,毛发根根直立。

  伸脚在地上划了一个大圈,足尖连动,又在圈内补齐其余八卦图案,画成一幅太极八卦图,玄诚子手掐印诀,脚走太极,一边绕圈疾走一边高声吟唱咒法

  “问春雷。平地一声炸春雷,魍魉焉敢犯天威?青锋三尺斩妖邪,魑魅授首魂魄飞!”

  围着太极八卦图急速转圈,玄诚子脚步越转越快,吟唱之声越来越急,随之……

  啪~!

  又是一束巨大蓝色闪电狂暴飞射,打在席千千防御盾墙之上,于是,身子又是猛的一颤,皮更焦,肉更烂,

  然后……

  啪啪~!

  两束闪电。

  再然后……

  啪啪啪~!

  三束闪电。

  再再然后……

  啪啪啪啪~!

  四束闪电。

  再再再然后……

  啪啪啪啪……

  一连阵天崩地裂般的声响,无数道巨大闪电就像无数把利剑,划破了天空。那道道闪亮的圆弧,从云间一路狂奔而下,狂猛暴戾的轰向席千千防御盾墙之上每一个角落,似乎要洗尽狂暴的愤怒,似乎要填平滔天的血恨。

  一方豪族之终极绝招,白龙门赖以雄霸庆州全府百年之久的信心和凭仗……

  金星丁等飞剑元武

  问季四剑之

  春之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生骗子纵横仙界,天生骗子纵横仙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