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天降萌宝:爹地,妈咪送到请签收 第167章 不服气

  谁叫那个男人有交代呢?他宁愿自己身上掉一根毫毛,也不敢怠慢了嫂子,要不然那家伙回来定将他碎尸万段。

  “高先生,快别这么说,你这样说反倒让我过意不去了,你是医生,但是你却把我当成自己的家人来照顾,我赛美君,如今寡妇一个,又何德何能要你高先生这般浪费时间在我身上?”赛美君的语气,还是有些情绪体现。

  “啊,不不不,嫂子,你……你见怪了……嗨,我们都别相互客气了,昊跟我这么多年的朋友,而你又是我嫂照顾朋友的妻子是应该的吧。”小高无语,看来说不过她。

  不过,小高却发现了一些不同,赛美君变了,她变得好像和外界的一切人事物都保持着一种距离,仿佛她很难被外界的情感以及琐事干扰,别人更无法走进她的心。

  幸好,他一个月都在陪伴着她,还能找到她身上一些熟悉的表情和情绪,但是言谈和举止却变得他来不及反应。

  她现在说话干脆却精炼,不拖泥带水,不扭扭捏捏,眼睛透射出来的神色,让人感觉隐藏了很多玄机,捕风捉影飘忽不定,不自觉就会陷入她话中话的迷阵。小高愚昧,觉得这女人此刻活的才是真实的自我,一段磨砺,让她看清楚了很多事,成熟得让人可怕。

  当一个女人不顾一切去爱他的男人的时候,男人通常体会不到那种幸福和做到理解,认为她的付出和给予都是自找的,从来不曾认真对待过,更不会知道这段爱情的可贵,应该好好珍惜女人为自己付出的爱。

  但是因为这段感情伤害了曾经为自己付出的女人,要想从头再来,真他妈比登天还难。

  不是说,男人现在就可以用一个字“贱”来形容,而让我们明白的是,爱是相互的,彼此的,共同的,只有两个人都用心去对待去经营,才可走得长远。

  不是说,女人现在就可以用两个字“装逼”来形容,而让我们明白的是,付出,就要看到收获,当自己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的时候,人心就会涣散,就会匮乏,就会失衡……

  接踵而至的,叛逆之心形成,报复思想跃跃欲试。

  显而易见,尽管赛美君表面上已经振作起来,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内心深处,想找到那具平衡点的力量,却无穷大。

  难道她是伪装的坚强?

  不知道,悲剧啊,连我本人好像都很难驾驭她的心了,驾驭不了,更难操控她。

  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做什么,好害怕!好担心!

  千万别变坏,老天!凯丽斯那女人已经坏得让人牙痒痒了!

  赛美君变坏……

  天崩地裂呀!

  两人的思绪都抽离出来,赛美君面无表情,深沉的说:“很难得能做高先生的朋友。”

  “嫂子,既然我们是朋友,你就叫我小高吧。”僵持了一会,小高觉得很不自然,说话间生疏了许多。

  “这里只有朋友,没有嫂子,你以后直呼我的全名。”赛美君双手抱胸,用余光撇着他。

  小高错愕,抬头看去,却永远也望不进她眼底,他突然顿悟,生疏原来不是感觉,是真实。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站立的水泥地太坑洼,以至于脚步传来一阵痛楚,他想逃,这地方“冻”得他寒颤。

  赛美君的眼神已经传达了坚决,一种势不可挡的决定,让小高没有任何疑问的余地。

  直呼她全名?为什么不是美君?赛小姐?小君?……

  让小高想到的是,直呼全名与小名的区别在于,尊重与诙谐,疏离与亲切。

  既然是朋友,如此刻意认真,这意味着什么?

  小高不敢想下去了。

  “夫人,nc集团的百分之40股份,您是要把它转换为金钱还是退股?”拥有nc集团百分之40股份,操控权就占了百分之40,相当于可以主宰nc亚洲公司半壁江山,除萧昊是最大的股东,拥有股权百分之60,其余股东百分之40,而萧昊将百分之40的股权分隔给赛美君,那么他现在只有百分之20的股权,随时可以将他逐出董事,要钱,退股,萧昊自便。

  律师滔滔不绝的讲解,赛美君终于在一问三不知中明白过来。

  但她还是有一点不明白,当下就问律师,“夫妻双方离婚后,财产的分配如果在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是不是就可以拥有个人使用权?”

  “这个当然。”

  “要是我在nc的百分之40股份不退,想做商业用途,我可以决定吗?”

  “呃……夫人,这方面法律就不予裁决了,因为这是属于您的私人财产,和萧总裁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您想怎么安排它,那都是您自己决定。不过……”“不过什么?”

  “如果您想把自己的那份股权继续用在nc公司,这还要通过董事会的决议。”

  “我现在不是最大的股东吗?为什么还要那些人评判?”赛美君气愤的站起来。

  “是,您的确拥有最大的股权,可要是其他的股东对您不满,而您又没有经营理念和独到的发展眼光,他们是很不放心您的。”

  “很不放心我?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们有可能会搞到退股,那么您就会被拖垮。”

  “nc集团不是资金雄厚吗?不要那些股东一样生存。”赛美君不服气,想试图清理其他股东。

  “那是萧总裁有头脑,他可以利用其他股东来为自己赚钱,但是这其间有一个共同的概念,要是其他股东跑了,那么整个大盘股市一定会下跌,影响最大的就是大股东。”

  赛美君想,那团阴魂还不能将它散去,要不怎么能够体现出她独领的本事。

  “嫂子,你真要那样做?”接管nc集团,这可不是一个女人耍性子闹着玩的,小高不解。

  “不是我真要那样做,而是我已经做了。”赛美君邪僻一笑。

  “我觉得你应该和昊商量一下?”

  “商量?和他?哼!”赛美君冷笑,“你觉得我有必要跟他商量吗?他又有什么权利让我跟他商量?”

  赛美君双手抱胸,一眼不屑。

  “我知道昊给了你百分之40的股权,但是你不懂管理,对商业不了解,根本做不了。”小高叹口气,“这可是大事,不是闹着玩的。”

  赛美君一扭头,瞪着小高,脸色白红交错,“男人就是这样,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无视一切的嘴脸,觉得女人就是弱者,是他们随意可以玩弄的奴隶,可是如今时代不同了,不再是那么容易摆布。”

  “嫂子……”她的表情看得他害怕。

  “你出去吧?”赛美君转过身,傲寒道。

  “我答应昊要照顾你。”

  “哼!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瞥他一眼。

  “你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像现在这样运动和生气。”

  “放心吧,死不了!”

  “可是我答应了昊。”小高很为难。

  “小高,我很感激你照顾过我,我说过了我现在很好,出了什么问题与你无关,所以你不必去坚守什么承诺。”

  “可是……”

  “小高……别让我为难好吗?”赛美君看着他。

  “你也别让我为难。”

  赛美君眉头一拧,很生气的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好吧,你自己保重!”无奈之下,小高只好对不住朋友了。

  萧昊去美公司,现内nc集团由销售总监裘韶颜代理坐镇,他是股东之一。

  而助理家明也被安排在裘韶颜身边,目的为了秘密监视。

  “请问,你是……”一大早家明就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对方沉默了很久才说话。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现在我要向你们萧总裁谈一桩业务,噢,不……他好像没有余地。”

  对方的语气字字句句都透出一种诡异,然而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私人号码的?是什么来路?想做什么?这些一连串的问题都在家明有些紊乱的头脑里跳跃。

  “我们总裁不敢兴趣,对不起。”接到那电话开始,家明就感觉心里不舒服,但他努力拿出自己的气势,想逼退对方。

  可对方却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感不感兴趣,决定权不是他,而是,我……”

  一种强大的恐惧感,顿时压迫着家明的全身神经,萧昊不在,要是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什么纰漏,nc全数人等都会吃不了兜着走,谁也担当不了这个天大的责任。

  他的额面冒出虚汗,喉咙咯噔一声,将领带结吃力的松开,“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啧啧啧,萧昊身边怎么就允许了你这种人,领悟能力如此不堪。”对方讽刺道。

  “你……”家明气坏了。还没来得及反驳,他的话就被覆盖。

  “请转告你们总裁,我会去亲自登门拜访他。”

  “我们总裁不在。”情急之下,家明一张口就说了出来。对方沉默了几秒,看来还不知道萧昊不在的事情。

  “不在……去哪里了?不过,无所谓……我在,行程依然不变。”家明刚张开嘴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家明身子颤抖起来,他很快明白这不是一般的骚扰电话,是玩真的!

  他立马就通过了视讯联系萧昊,也没敢告诉其他人,“总裁,出事了。”

  萧昊在那边看到他一脸的苦瓜样,担心起来,“什么事?”

  “一大早我就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说是要找总裁您,还要和您谈一桩业务,他说话的语气很猖狂,可能这几天就会来公司找您。”

  “神秘电话?谈业务?”萧昊在那边忙得火急火燎了,可一听到这句话,他立马安静下来,这句话他感觉好熟悉,像在什么地方听过,回忆了半响,他大吃一惊,“他有没有说什么事找我?”萧昊问得很急。

  “他没说。”“那你有没有告诉他我不在?”“我……”“糟糕了。”萧昊想到如果他不在,私家侦探就会去公司,天!他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现在后悔当初太仁慈,这样贪心不足的人,本就不应该留,养虎为患祸患无穷。

  “总裁,到底怎么了?”

  “看来我必须回。”萧昊考虑再三,这边不能出篓子。

  “可是,总裁……”“好了,我这两天就回来,你去机场接我。”

  “是。”

  赛美君跨进nc集团的大门,身边还带了两个人,一个是律师,一个则是她花高薪聘请的美商业专家,霍尔斯。尽管她的气势与前两次来nc集团不同,但她明显感觉到了,公司的员工都在瞄着她交头接耳,好像都在避嫌。

  总裁夫人的头衔,在那些人口中已经不复存在了。

  不过她依然昂首挺胸的走到电梯口,准备上楼,旁边的人看到她过去,不仅没有打招呼,而且还像躲瘟疫似的跑开。

  “她来干什么?不贞洁的女人,讨厌死了。”“她现在寡妇一个,还拽什么?”“瞧她那副样,妈哟,我都起鸡皮疙瘩。”一群女员工,在背后议论着走开,全然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赛美君眼神都想杀人,瞪着那几个女人,气得胸口起伏不断。

  “夫人,别理她们,一群无聊的女人。”看到赛美君眼眶都红了一大圈,升级为私人法律顾问,怎能不出来安慰几句?

  赛美君的视线还看向几个女人离去的地方,心里咬牙切齿的说:“早晚知道我的厉害。”

  “夫人,您怎么来了?呃……这两位是……”家明当然对她很客气。

  “家明。”

  “夫人。”

  “你去召集所有股东,我要开董事会。”

  “是。”家明一惊,不对,赶紧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呃……夫人……”

  “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可是……”家明吓得目瞪口呆,很奇怪赛美君会做什么。虽然她已经和萧昊离婚了,但是毕竟他们以前相处还不错,所以他不想为难她,不过就在他思量的时候,裘韶颜从办公室走出来。

  “裘董事!”家明赶紧点头哈腰的退开。

  “家明,发生什么事?”他居然目不识丁,赛美君就站在他面前,却装着不认识,真是人到落途无人问啊。

  “裘董事,这是,呃……夫人。”家明尴尬的介绍。

  “噢,原来是夫人,你这是”裘韶颜一脸的鄙视模样,现在赛美君不是萧家人,他倒是另眼相看了。

  赛美君不以为然,抱胸撇着他,“你就是裘韶颜?现在代理nc集团?”

  “裘某不才,承蒙总裁信任。”

  赛美君撇唇一笑,“给我准备董事会议,我要改革。”说完器宇轩昂的自顾走向办公室。

  裘韶颜火冒三丈,给她面子是为了曾经是总裁夫人,现在是什么东西?发疯恐怕找错地方了。他怒不可遏正要上前阻止她,突然面前出现一份文件,“裘董事,不要激动。”

  “这……这……这是什么东西?”裘韶颜看着文件大惊失色,总裁他……他怎么这么糊涂啊?文件上面是萧昊分隔给赛美君的股份,还有他的亲笔签字,以及其他使用权限,当然内容成分,经过了一定的修饰,不过,他很明白这份文件已经产生了法律效应。

  他的手,很快就痉挛起来,事情太突然,而且重大,就凭他裘韶颜还不能全权决定,必须打电话给美的萧总裁,但他掏手机的手被按住。

  “裘董事,不要断送自己的财路啊。”律师危言耸听,但着实把裘韶颜蒙住了,想想总裁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还瞒着各董事,他要干什么?裘韶颜难免不抱怨。

  硬是被两个人推进董事会议室。

  “老裘,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你在搞什么?”

  “你叫我们开会又不说话,你怎么回事啊你?”

  其他董事吵吵闹闹的议论起来,裘韶颜坐在一角沉默不语,表情难看。

  过了一会才支支吾吾的说:“一会你们就知道。”话一说完,赛美君和两个“保镖”威风八面的跨进会议室。

  赛美君毫不客气的坐上行政总裁席位,冷笑着轻瞥惊慌失措的董事们。

  “啊,夫……你……”一董事张大嘴说不出话。

  “你们这是……”另一董事马上觉得事情不妙,着急起来,眼睛迅速看向裘韶颜,“裘董事,我希望你有个说法?”

  一直在纳闷的裘韶颜,畏畏缩缩的样子站起来,“各位董事,我要告诉你们一个重大变革……”明显裘韶颜很不愿意说出来。

  “是什么?你快说啊?”

  “总裁他……把我们卖了。”

  “你……你说什么?”一董事豁地站起来,脸上尽是惊恐。

  “总裁把股权的百分之40分配到了赛小姐的名下。”

  “啊”那董事咚一声坐了下去,脸色煞白。

  “总裁去美公司,难道另有目的?”

  “不可能,总裁怎么能这样做?这里可是他的命根子?”

  董事们都垂下头,内心纠结,汗颜啊!

  “没有他,还有我。”看了看诸位的脸色,赛美君毛遂自荐,信心百倍。

  “你……你是什么东西?你懂什么?”一董事,狠狠的呵斥着。

  赛美君气坏了,刚想发飙,却被后面的手按住。

  忍耐,一定要忍耐,她在心里说,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微笑。

  “呵呵,这位董事好像很小看我,虽然我的确不是很懂做生意,但是,却有人会让你们放心。”赛美君一挥手,站在后面的霍尔斯跨前一步。

  “赛小姐。”

  霍尔斯一说话,各董事这才注意到他,不免好奇,他有一口比人更流利的普通话,而且气度不凡。

  “这是我花高薪聘请的来自美籍的,霍尔斯教授,他可是商业专家,可以解决我或者你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霍尔斯……”一董事很认真的打量起他,头脑像在一边思考着什么,“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在尖端商坛演讲的霍尔斯?”

  “惭愧,正是鄙人。”

  “老魏,你认识他?”裘韶颜很奇怪的问道。

  “是的,我现在才想起来,上次我去东海,在船上的电视上面看见过,当时很多人在议论,说霍尔斯是一个天才,对商业的一些思想和见解很有独到之处。也有很多企业商家高薪聘请他做指导,可是他却拒绝。”

  “那是因为我是一个散漫主义者,喜欢追求自己的生活方式。”

  “那赛小姐是怎么请到你的?”

  “我……”“呵呵,既然魏董事很了解霍尔斯,想必你也知道他的能力。”再次看了看各董事,“霍尔斯会全心全意的帮助我,更会站在公司的立场为大家考虑,你们尽可放心。”

  “就凭这个就让我们相信你?相信电视上面看到的霍尔斯?”一董事还在犹豫。

  “我不可能傻到把自己的钱拿去做无谓的投资,同样的,你们也一样,现在我是最大的股东,如果有什么意外,我可能会比你们惨。为了诸位放心的继续为nc集团尽力,我今天宣布,诸位的股份每个人提升百分之,你们意下如何?”

  各股东猛然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她,和萧昊合作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样松口过。如今提升百分之,自己的那部分可以获取,而且这些年获利也不少,现在额外再提升百分之,相当于那钱是白送给他们了,这样的好事,谁人不动心?

  “赛小姐……”一董事激动不已。

  “怎么还叫赛小姐?应该是赛总裁。”一董事补充。

  “是是是,赛总裁。”

  “既然各董事都没有什么话说,而且赛董事会给大家每人一份股份授权文件,也让你们晚上睡觉都踏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都笑开。

  择木而栖,这个道理人人都懂,如今萧昊只剩下百分之20的股份在nc公司,而对于庞大的nc来说,资金雄厚,客源不断,百分之20已经占不稳脚步。

  20与40,小孩都分得清大小,但放在nc,百分之40,意味着什么……

  赛美君收敛起笑,眼神是一种征服,“好,今天我将正式接管nc亚洲公司,萧昊那边,我会去处理,各董事就不用去支会他什么了,各自赚自己的钱去吧。”

  “是。”“是。”

  各董事离开后,赛美君虚脱的坐下去,长叹一口气,“好悬。”

  “赛小姐,噢,总裁,我没想到你会提升他们的股份。”律师很迷糊。

  “这就是总裁的聪明之处,要想说服那帮老狐狸,没有一点实质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相信,再说,百分之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可观的分值,不过,对于总裁来说却是微不足道。”霍尔斯分析道。

  “霍尔斯,谢谢你。”赛美君真诚的道谢。

  “不用谢我,我也是因为钱才决定帮你,而且你很诚恳。”赛美君是借着当年刘备三请诸葛亮的态度千辛万苦才得到霍尔斯的同意,人才得来不易。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