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 第574章 计划

  那个计划已经箭在弦上,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很快他就会返回夜莺岛,祭奠死去的父母了。

  想象着姓水的一无所有,倾家荡产的样子,贺烨就觉得特别兴奋,他猛吸着香烟,冷冷的笑着。

  明天下午三点,姓水就完蛋了。

  酒店的大厅里,经纪人凯伦处理好了一切匆匆地进入了电梯,到了11楼,在11楼的酒吧台处,她看到艾曼曼,处于礼貌,她走了过去,打算和艾曼曼打声招呼,却听见艾曼曼和服务员说着什么……

  “这些饮料给1105房间的水小姐送去……”

  “这不是我们酒店的专供饮品,小姐。”服务员生用蹩脚的汉语拒绝着。

  “1105房间的客人一直在吐,她需要这个,你们酒店没有。”艾曼曼解释着。

  “那好吧……”服务员接了下来。

  凯伦疑惑地躲避到了一边,心中暗道,艾曼曼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心童了,她恨不得心童一病不起,那么首席模特的展演就是她的了。

  谁能在巴黎的时装展演中站到最后,谁就胜利了……

  艾曼曼不会是想陷害心童吧,算起来这的确是她的机会。

  凯伦突然皱起了眉头,这种可能性很大。

  待艾曼曼走了之后,凯伦走到了服务员面前,一把将那瓶饮料拿了过来,是一瓶看似普通的国产苏打水。

  “小姐,这是客人的。”

  “我们一起来的,不信你查一查,都是意琳的,这瓶水我拿上去好了,我是水心童的经纪人。”

  “好的。”

  服务员知道她们是一起,也就让凯伦将水拿走了。

  “坏女人,想害心童,这瓶水你就留着自己喝吧……”

  凯伦得意地笑着,将水拿走了。

  在艾曼曼房间的门口,她将水放在了服务员送入艾曼曼房间的餐饮车上,然后看着服务员将餐车推进了艾曼曼的卧室。

  艾曼曼的房间里,服务员将饮料,餐点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出去了。

  艾曼曼刚刚沐浴出来,她拿起了苏打水,大口地喝了起来,喝完了又放回了桌子上,丝毫没有发觉那瓶是否眼熟。

  她转身换好了衣服,出了门,进入了陈以笙总裁的房间。

  “一会儿过去吧,现在是六点钟,六点半就会发作……”

  “你可真是够卑鄙的。”陈以笙轻蔑地说。

  “意琳将会诞生一个全世界都公认的亚洲名模,那就是我!”

  “但愿你能如愿……”

  陈以笙淡笑了起来,这次水心童假如不能出席这场盛演,意琳也会有损失,但是相比来说,他更愿意得到水心童,包括她的心。

  水心童早已醒了,她换好了身衣服,坐在房间里有点发呆。

  今天在飞机上,贺烨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似乎在暗示她什么?明天下午三点,到底是什么事儿?为什么一定要在那个时间之前告诉他真相。

  假如她告诉他,她已经怀孕了,孩子是他的,他会有什么举措?也许什么举措也没有,明天下午三点应该是一个与本人可能无关的秘密……不行,心童一刻也坐不住了,她隐隐地觉得,隐瞒的事情

  很可能和那个故事以及水家有关。

  “贺烨,就算你会耻笑,会戏弄,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的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小泽在等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告诉我……为什么是明天下午三点?”

  水心童拿起了皮包出了房间,刚好看见陈以笙迎面走来。

  “心童?”

  陈以笙有点吃惊,现在不是六点三十吗?为什么水心童看起来……难道是药效没有发作吗?

  “总裁,我现在要出去一下,有什么事儿,你和凯伦说吧……”

  水心童掩饰着自己的惊慌,她抓紧了皮包,算计着一会儿和贺烨怎么说。

  陈以笙显得有些尴尬,他进退两难,走向心童房间的脚停了下来。

  “哦,好的,我这就去找凯伦,你忙……”

  陈以笙皱着眉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水心童已经从他身边走了过去,陈以笙还是尴尬地拦住了她。

  “心童,我想……我有话和你说……”

  “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你等着我,我一个小时之后也许会回来,到时候我去找你。”

  水心童不明白已经黄昏了,陈以笙找她还有什么事?她已经没有时间顾及了,就算是急事,她也要先找到贺烨问清楚。

  进入了电梯,站在了12楼走廊里,她找到了贺烨的房间,并在门口停了下来,想到那个男人的坏,她有些犹豫了,生怕进去后,再次被贺烨嘲弄耻笑,甚至……

  退回去,不可能了,她已经没有后路可走,为了水家,她一定要知道那个秘密,举起手刚要敲贺烨的房门,听见里面传说了说话的声音。

  “老板,姓水的提前下手了,五个亿没能让他坚持到明天下午三点……”

  “哈哈,为了贪欲,他已经疯了。”

  “要宣布吗?”

  “放出消息,然后让银行那边下手吧,我不会亏待他们的。”

  “好的,老板……”

  一段让水心童毛骨悚然的对话,姓水的……

  水心童的脸变了颜色,她狠命地咬住了手指,思索着这段对话的意思,却毫无头绪。

  贺烨在和什么人在密谋,所谓的那个姓水的是不是爸爸。

  “费振宇竟然肯帮水家,这一个亿的人情没有那么简单……”这是贺烨的声音,他提到了费振宇,他帮助的水家,不就是心童的爸爸。

  现在毫无疑问了,刚才提到的那个姓水的就是她的爸爸。

  水心童颓然地倚在了墙壁上,她的双手不自觉地发抖着,贺烨要对付的人是她的爸爸,那个故事是真的……

  在芦苇荡的那天,贺烨对她撒谎了,而她却真心的要和他好。

  坏男人,原来他真的要报复水家,他是周三的后代……

  水心童的泪流了下来,喉间哽咽了,呜咽之中,突然一阵剧烈的恶心,她想忍,却怎么也忍不住了,痛苦地干呕了起来,虽然想尽量没有声音,可还是惊动了房间里的人。

  “老板,有人!”

  一个男人从房间冲了出来,一把揪住了心童的手臂,当看清了心童的脸时,顿时惊呆了,并惊呼了出来。

  “水,水小姐,你在偷听。”

  “我,我……我没有……”

  心童难过地看着那个男人,她不认识他,但是从这个男人紧张的神情来看,他一定是和贺烨密谋要陷害爸爸的人。

  随后,贺烨矫健的身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修长的两条大腿立在了心童的面前,他扔掉了手里的烟蒂,目光冷酷,他伸出手,示意那个男人松开心童。

  “放开她。”

  “老板,她是他的女儿,如果放了,这事就麻烦了,我不但不可能成功,可能损失很大……”

  “我是叫你放开她的手,不是叫你放了她。”贺烨冷声地说。

  看到心童出现在这里,贺烨觉得十分震惊,看来那个秘密已经没有办法守住了,水心童已经完全听到了,就算她再愚蠢,也知道和那个故事有关,更会联想到这是一个针对水家的报复。

  男人遵照命令,松开了心童的手臂,看看四下没有人,退了下去,转身从楼梯口处消失了。

  贺烨走到了心童的面前,端起了她的下巴,微微地眯着眼睛看着她。

  “你听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听到,我只是经过……”

  水心童一时有些词穷,看来那个问题不用详细问了,现在至关重要的是打电话给爸爸,告诉爸爸不要和贺合作,取消所有与珍爱集团有关的活动,这是一个陷阱。

  虽然水心童还不知道那个陷阱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一定是让水氏集团不能接受的,对爸爸十分不利的结果。

  报复,贺烨说过,他要拿回他曾经失去的一切……

  那个故事,故事……

  那个李四夫人是妈妈,怎么可能?

  水心童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惊恐了,她脸色发白,手忍不住抖着,眼神慌乱无处躲避,她真的乱了。

  贺烨看着水心童慌乱的眼神,试图躲避的面颊,什么都明白了,她刚才听到了,至少知道了他现在要对付的目标是她的爸爸了。

  所以……水心童绝对不能离开他半步。

  “既然是经过,就进来吧,我们好像也不是什么陌生人了,可以惬意地聊聊天,喝点水,假如你喜欢,我们也可以……”

  贺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走廊里的动向,没有人经过,只要他和水心童,他冷冷的一笑,伸出双臂,一把将水心童抱了起来,踢开了房门,将她直接抱进了他的房间。

  “放开我,抱我进来做什么?”

  水心童愤怒地踢着双腿,气恼地看着贺烨,她不能和他耗在这里,她要和爸爸通电话。

  贺烨将水心童放在了床上,回身将房门锁上了,然后目光看向了穿上的水心童。

  水心童顿时紧张了,为什么锁门,她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避开了贺烨凌厉的视线,胆怯地说:“我很累了,而且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今天夜里你留在这里。”

  贺烨走了桌子前,倒了一杯橙汁递给水心童说:“喝点吧,你刚才又呕了……”

  水心童恍惚地接过了橙汁,慢慢地喝了下去。

  喝下橙汁之后,心童觉得舒服了许多,她才有力气继续说话。

  “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你放我回去,可能,可能凯伦今晚会找我的,明天上午的展演……”

  “你也许会缺席!”

  缺席?

  水心童的手一抖,剩下的橙汁差点洒了出来,她一口将剩下的橙汁都喝了下去,忧虑地问:

  “那是我的事业,我一直期待的,你没有权利。”

  “以后你不会再做模特,而是夜莺岛的女人。”

  贺烨冷笑着,既然得不到她的爱,也要得到她的人,就算她现在没有孩子,她早晚有一天会有,属于贺烨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要打算这样关着我?”

  “是的,一直到明天上午一切都结束,我会来接你,带你回夜莺岛,不管你是否愿意,你都是我的囚犯……”

  贺烨站起身,将心童皮包拉在了手中。

  “你要干什么?拿我的皮包做什么?”水心童死死地拉着皮包的带子,为什么抢她的皮包,这个该死的坏种儿。

  “不要打电话,不要妄想告诉你的爸爸,他这次死定了,那是他应得的报应!”

  贺烨的面目变得冷峻,他用力将皮包从心童手中拉出,来开了拉链,然后口朝下,哗啦啦全都倒了出来,在化妆品包,面纸中,他找到了心童的手机。

  “不要动我的手机!”

  水心童急了,这是她唯一可以和爸爸联系的工具,他不能拿走,她伸手去抢,却落空了。

  “你现在不需要它!”

  贺烨将手机的电池卸了下来,冷漠地笑着,然后走到了阳台前,来开了阳台的门,将电池狠狠地扔了出去。

  手机电池掉在了酒店面对的石板路上,摔得粉碎。

  “混蛋,还我手机……”

  水心童奔到了阳台前,茫然地看着夜色,手机电池早已经不见了,她痛苦地抓住了贺烨的手臂,将他西装的袖子都抓皱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联系爸爸?”

  “没有这个必要!”贺烨无情地回答了她。

  “故事是真的?”

  水心童虽然问出了这句话,仍旧希望贺烨的答案是,假的。

  “是,是真的……”贺烨冷冷地回答,结局已经开始了。

  “妈妈是那个女人,爸爸是……”

  水心童不等说完,贺烨统统承认了。

  “故事是真的,我的原名叫贺博……我爸爸贺晨曦和你爸爸水哲辛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他们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就是你的妈妈,风靡一时的大美人……”

  “妈妈……”

  水心童摇着头,泪水滚落下来,怎么可能,她的妈妈是美,却那么恬静温柔……她怎么也无法将妈妈和那个女人联系在一起。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贺烨不想再隐瞒她了,他将心童的手从袖子上拽了下来,痛苦的表情爬上了面颊,眸子中的冷意更浓了。

  若不是贺烨托着她的身体,水心童一定会摔倒在地上,不是真的,她的妈妈没有勾引了贺烨的爸爸,也没有让贺家荡然无存,让他无家可归……

  水家做了什么?水心童要窒息了,她感到内疚,又感到后怕。

  “妈妈死了,大出血……妹妹也不见了,我的爸爸坐了大牢,两年后出狱后,他什么都没有了,一个孩子也找不到,他绝望地投入了大海……”

  贺烨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咬着嘴唇,紧握着心童的肩膀,几乎捏碎了她。

  水心童痛楚难当,她忍不住呻吟着:“烨……我很痛,你弄痛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