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第501章 珊瑚湾

  “好的,杜总。”李森拿着U盘规矩得站在沙发旁边。

  “欧先生和樊小姐的婚礼筹备进展得怎么样了?”杜子峻问了问,其实酒店交给李森打理,他一万个放心。再说他对酒店经营本来就不在行,但是李森确实这个行业的翘楚。

  想当初,把他从北州最好的酒店挖过来还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按照您的指示,一切都很顺利,所有都是最高规格的标准。”李森回答道。

  “那就好,其他也没什么事。你去忙吧。”杜子峻现在根本没有心思谈工作上的事。

  “好的,杜总,有事电话联系。”李森退了出去。

  房间里恢复了宁静,这栋别墅位于LIZZ最私密的位置,虽然离酒店的公共场所不远,但是很好的隔离了一切噪音和人群,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LIZZ是杜子峻亲自设计的,这闹中取静的一小栋别墅,是他特意留给自己的。

  杜子峻推开前面大幅的落地玻璃,走了出去。

  房间外的院子是另一番让人沉醉的风景,独立的长方形游泳池,清澈的水在阳光下泛着微微波光,遮阳伞下的露台随意得摆着两把舒适的躺椅,泳池旁边还有一个造型别致的木亭子。

  不过这些在唯美的海景面前都显得无足轻重。

  LIZZ的海景别墅,真是让无数的人都垂涎三尺。

  轻轻的远眺,玉丁无与伦比的美丽海岸线尽收眼底,心陶醉了。

  迎着微微的海风。杜子峻站在一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冬儿双手抱着背包,眼睛痴痴得望向车窗外。

  静静得坐在TAXI上,车速很快,道路两旁的椰子树在冬儿的眼睛里刷刷而过。心仿佛随着逐渐远离STONE而被慢慢抽离,冬儿的心里空白一片,她拼命想抓住什么,可是却发觉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到这样的无力感。就算是以前再难过再悲伤,她都不曾有这样的感觉。身体和意识好像都不属于自己,就像一片随风飘荡的落叶,无依无靠。

  冬儿轻轻叹了口气,到现在都不太敢相信这三天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就像在做梦一样,云里雾里。

  正当冬儿放空的时候,TAXI也稳稳得停在了候机室的大门入口。

  付钱下车后冬儿风一样似的冲进大厅,直直得去往首票点。

  “请给我一张今天去北州时间最早的机票吧。”冬儿刚到咨询台,就上气不接下气的急忙说道。

  “小姐,不好意思,今天飞往北州的机票已经全部卖完了。”客服小姐满怀歉意的对冬儿解释道。

  今天的票早在昨天就已经全部被订光了,现在正属玉丁的旅游旺季,机票不仅没有折扣,根本就是一票难求。

  “不会吧。”冬儿无奈的哀嚎了一声,居然连票都卖光了,这下她可怎么办啊!

  呜呜呜,冬儿真是欲哭无泪。

  可是想从玉丁回北州,除了飞机再也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她能怎么办?

  “小姐,那你看需要订一张明早的票吗?”客服小姐贴心的问道,现在就连明早的票也所剩无几了,看着这位小姐的样子似乎真的非常着急。

  “那好吧,谢谢你。”冬儿没办法,眼前似乎只有这唯一的办法。

  “好的,请给我一下身份证件,马上为您出票。”客服小姐的甜美微笑多少安慰了一丝冬儿内心的绝望。

  没办法,只能再多呆一天,可是她能到哪儿去呢?还得去找酒店,又是一个头痛的难题。

  正当冬儿努力思考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做的时候,手机铃声在机场人山人海的喧闹中响了起来。

  是老大。

  “喂,老大。”她也刚想打电话给他,因为今天她可回不去了。

  “冬儿,你现在在哪?”谢承峰问道。

  “老大,我还在玉丁,订了明天早晨回来的票,后天一早就可以来上班了。”

  “这样,好,文化公司昨天来电话说对这个案子比较满意,下个星期雷总回北州,到时会来公司,听听深化下去的东西,你好好准备一下。”谢承峰三言两语交代完工作上的事。

  “知道了,老大。”冬儿答应道,雷炎下个星期要来公司?那么就意味着,她会见到他!

  冬儿的心没来由紧张了一下。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再见。”谢承峰挂了电话,只留下呆呆拿着电话沉浸在自己思绪的冬儿。

  “小姐,您的票,请拿好。”客服小姐的声音拉回了冬儿飘远的注意。

  “谢谢。”冬儿拿了票,慢腾腾得又走出了候机大厅。

  “嘀嘀嘀。”手机发出连续不断的声音,冬儿低头一看才发现是手机马上就要没电自动关机了。这几天有够折腾的。手机尽然连续开了几天几夜,就这样把电耗没了。

  现在唯一的通讯工具也不能用了,得赶紧找个地方充电。马上要到中午12点了,应该是酒店客人退房的时间,如果现在去找酒店,应该不会太难吧?

  冬儿这样想着,肚子传来一阵响,好饿,她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

  冬儿一个人坐在路边大排档的小桌子前,刚要了半斤虾,两只螃蟹,一点贝壳,等待加工好后开吃,她捧着一个大椰子,慢慢得喝着。

  在玉丁本就该享受这样悠闲恣意的生活。

  只是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去享受呢?

  好在吃的东西很快弄好了,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冬儿赶紧动手开始吃了起来。玉丁的海鲜鲜美无比,而且价格实在。这也是冬儿曾经这么爱这里的重要原因之一。

  开始剥白灼虾的时候,冬儿又想起了佑宇。

  以前他们每次吃海鲜的时候,佑宇都会贴心的帮冬儿剥掉虾皮,帮她把硬邦邦的螃蟹壳拿掉。他的双手曾经那么温柔,他的眼神曾经那么温暖。

  冬儿又陷入了回忆,她怎么也甩不开。

  只要在玉丁,经历过的一切一切,都会触碰她深藏已久的回忆。

  此情此景,模糊之中她仿佛能看到两年前快乐的他们,就算是吃路边摊,也是那样幸福。

  而现在,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玉丁,早已物是人非。

  眼角不自觉的湿润了,鼻子酸酸的,冬儿努力控制不让眼泪留下来。

  大口大口得往嘴里塞着食物,只有食物的慰藉才能让她的心好过一点。

  由于吃得太快,没装多少东西下肚感觉就饱了。

  冬儿结了帐,又匆匆拦下一部出租车,往酒店方向赶去。

  晚了也许房间就没了,冬儿收拾好情绪,她还有正事要做。

  TAXI师傅把冬儿拉到了玉丁酒店密度最高的一个地方,冬儿知道这是哪里。

  玉丁有一条堪称亚洲最美的海湾,珊瑚湾,而所有的酒店就是围着这片海湾依海而建,而STONE属于别墅式酒店,则没有占据一线海景的位置。它坐落在所有一线海景酒店的后部。

  不过她是不可能再去住STONE的,打死也不会。

  这里大概有十家酒店,在旺季每晚的价格都不菲。

  所以冬儿决定从便宜一些的酒店开始寻找。

  冬儿穿梭在二线海景位置的酒店里,一家一家的到前台去询问房间。

  悲剧的是连问了两家,居然一个空房间都没有,不是正住着就是已经被预订。

  炙热的眼光晒得冬儿恹恹欲睡,何况肩上还背着一个不算轻的行囊,冬儿已经精疲力竭了。

  几天都没有休息好,冬儿的体力本来就处于透支的状态,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却是要找到一个住的地方,不然晚上要露宿在沙滩上不成?

  冬儿打起精神来,继续奔走在各个酒店之间。

  可惜结果都是没房。

  天啊,你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冬儿有气无力得走在路上,下午太阳晒得惊人,头上不断冒出毛毛汗,好热。

  渐渐得她走到了沙滩边上的酒店群。

  这些超豪华的五星级一线海景酒店,每一个贵得出奇。冬儿硬着头皮豁出去只有去询问,再贵有什么办法,总比风餐露宿强吧。

  去了一家,没有房。

  两家三家还是没有,最后只剩下处于黄金海岸的LIZZ,冬儿站在大门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大名鼎鼎的LIZZ,这里普通客房的价格估计得当她一个月的工资吧。

  不过这也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走进LIZZ富丽堂皇的大堂,冬儿感叹眼前的景象犹如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这个建筑完美得结合了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和热带园林风情,装饰极其精美,每一处细节都彰显着这里卓越的品质。

  冬儿流连忘返的边走边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奢华场景。

  好不容易走到前台,冬儿清了清嗓子,她现在真是又渴又累,正想说话。

  前台工作人员对她报以热情的微笑,“您好,欢迎光临LIZZ,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你好,请问还有房间吗?”冬儿急忙问道。

  “不好意思,小姐,房间已经全部客满了。”前台小姐满怀歉意的回答道。

  虽然这已经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是满怀的一丝希望还是就这样落空了。苍天啊,她该怎么办啊?

  这可是最后一家酒店了,还是没有找到住处。难道真的要她露宿在玉丁街头不成?

  冬儿哀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得只有拖着沉重的身体往回走。

  “小姐,请等一下,是这样子的,有一个旅游团的客人原先预定好是交通中午退房的,但是现在还没有过来,所以也不确定他们是否要走。不如你下午再过来问问看吧,兴许那时候就有房间了。”前台小姐看到冬儿万分失落的神情,突然想起这回事,急忙叫住了冬儿。

  犹如看到了黑暗之中的一道曙光,冬儿欣喜若狂的转过身,感激得看着她。

  “真是太感谢你了,太感谢了。”冬儿激动得险些哭出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小姐,应该的。不过我现在真不能保证那些客人是否会如期退房。这样吧,您留一个电话号码,如果有房,我们马上通知你。”

  “好的好的。”冬儿点头如捣蒜。

  “您请说。”前台小姐拿出纸和笔,准备记下号码。

  “13…。”刚说出两位数字,冬儿突然意识到,手机早就没电了,自己根本接不到。

  在这节骨眼上,偏偏就是这么不凑巧。

  冬儿急得差点哭出来,怎么什么都跟她作对啊,她到底招谁惹谁了呀。

  “不好意思,我手机没电了。”冬儿没办法,只有实话实说。

  “这样啊,那可有点麻烦。”前台小姐也开始犯难。

  “要不,您先去别的酒店看看?”实在没有其他办法,那几位客人到现在都还没办理退房手续,下午有没有房,她也说不准。

  “哎,没有的,我都问过了。”冬儿的语气充满无奈。

  “小姐,这样,如果您愿意,可以到大堂的休息区等一下,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再次跟您重申,房间现在不能确定有没有,但是如果有,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前台小姐委婉的说明情况。

  冬儿想了一下,点点头表示同意。没有别的办法。冬儿下意识得朝休息区那边望了一下。至少在这里还有一线希望有房间可以住。其他酒店就连这样的希望都没有。打定主意,冬儿决定就在LIZZ里等房间。

  决定好后,前台小姐招呼过一名服务员,领着冬儿前往旁边的休息区。

  服务员把冬儿领到休息区,为她倒了一杯水,礼貌得离开了。

  这里没几个人,三三两两得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听歌,有的在用笔记本上网。

  冬儿放下背包,靠在沙发上,总算松了口气。

  疲惫的身体此刻放松下来,虽然心还悬在未卜的房间上,但是有个一阴凉的地方可以休息,她已经很满足了。

  四处看了看,沙发的旁边就有电插座,冬儿连忙拿出手机和充电器连接上。

  一切弄好后,冬儿安静得坐在沙发里,等待着消息,她心里默默祈祷着,那几个游客一定要如约退房,这样她今天晚上才能有落脚之处啊。

  刚刚她看了看挂在前台的房价牌,乖乖,价格真是贵得惊人。

  最普通的海景标间都要3000一晚,而且还是所有房间里最便宜的。她瞄了一眼最贵的豪华海景别墅,价格居然已经是五位数了,天啊,谁能住得起。

  说起来,还得祈祷那几个客人住得最好是标间,不然其他的,她项冬儿可真是住不起。

  想着想着,冬儿的意识开始有些涣散了,眼前的景象逐渐开始模糊起来,一阵强烈的困意如山洪一般猛得侵袭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