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穿成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7.第七章

  空气静了会儿。

  “那个,你不饿吗?我们快去打饭吧。”阮宁说着,拿起餐盘。

  “先别急。”白倩按住阮宁的肩膀,唇角一勾:“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转移话题,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好奇了!”

  阮宁有些无奈,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将她和祁铭如何相遇的事实告诉白倩。阮宁很清楚,对于祁铭来说,那天被一群小混混围攻的事,必定算不上什么美好回忆。

  阮宁想了想,对白倩道:“我和祁铭都住在云锦雅居,前两天在路上遇见了,我跟他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认识了。”

  “真的吗?”

  白倩皱眉,在她的印象里,阮宁可不是个会随意搭讪男生的女生。白倩向来以为,阮宁眼里心里只有她那个青梅竹马的程皓,如今听到阮宁说是她主动搭讪祁铭的,白倩实在觉得没什么可信度。

  “当然是真的了。”阮宁笑笑,然后转头看向祁铭,冲他使了个眼色:“不信你问祁铭。”

  白倩看了眼祁铭:“阮宁说的是真的吗?”

  祁铭倒是十分配合阮宁,他的神色平静,脸上丝毫没有撒谎的痕迹:“嗯。”

  虽说听到了祁铭肯定的回答,白倩仍是怀疑阮宁的话里有水分,不过这毕竟是当事人给出的答案,白倩就算心里觉得古怪,也只得叹气道:“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我就相信了。”

  听见白倩叹气,阮宁挑眉:“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白倩也不否认,嘴角撇了撇:“我还是以为是很精彩的故事呢。”

  “得了吧,你少搁这儿胡思乱想了。”阮宁站起身:“走,打饭去。”

  一中食堂的饭菜是出了名的好吃,种类也很多。阮宁和白倩在几个取餐口转了会儿,挑选了些她们喜欢的饭菜。

  阮宁坐回位置后,便发觉白倩直勾勾地盯着她的餐盘。

  “想吃吗?”阮宁以为白倩是对她餐盘中的饭菜感兴趣,便把餐盘往白倩那边推了推:“一起吃吧。”

  阮宁说着,从盘子里夹起一段红艳艳的辣椒。

  阮宁十分喜好吃辣,每次点辣子鸡丁,都要先尝尝菜里的辣椒。

  阮宁刚嚼了没几口,便被白倩匆忙喊停:“你先别吃!!”

  “我已经咽下去了……”

  “你是不是傻了,你不能吃辣的!你对辣椒过敏啊!”

  “什么?”阮宁呆了几秒,然后从原主记忆中疯狂调动与辣椒有关的信息。

  记忆证明,白倩的话是对的,原主的身体确实对辣椒过敏。

  阮宁逐渐觉得脸有些发烫,而且有越来越烫的趋势。

  白倩捂脸:“刚才我就觉得不对劲,你以前从来不吃辣的,这次竟然会点辣子鸡丁。我以为你最多吃点儿里面的鸡丁,谁知道你直接嚼了辣椒!”

  “要不要去医务室?”祁铭看着阮宁愈来愈红的脸颊,眼中的担忧显而易见。

  “没事没事。”白倩摆摆手:“虽然是过敏,不过过敏的症状不算严重,只是会脸红罢了。”

  “真的没事吗?”祁铭仍是觉得担心,眉头微微皱着。

  阮宁点点头:“确实是只会脸红,不过,脸红会持续很久,大概要半天左右。”

  祁铭这才放了心,脸上的表情稍微舒展了些。

  白倩在一旁悄悄观察着祁铭,她发现,一直表情淡漠的祁铭,在听到阮宁过敏的瞬间,神情竟然十分焦急。

  而现在,听到阮宁没事,他的表情才算放松了些。

  一想到以后要对曾经挚爱的辣椒说再见,阮宁的情绪便低落了几分,食欲也减了大半,餐盘里的东西没吃多少,便放下了筷子。

  吃完午饭后,三人一同离开。

  一中的教学楼共有六层,高一学生在第五和第六层。阮宁和白倩的班级在第五层,祁铭的班级在第六层。

  踏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白倩扶着栏杆,喘气道:“我们命太苦了,每天就都要爬这么高的楼层。”

  阮宁:“等我们上了高三,就不用这爬这么高了。”

  学校考虑到高三学生的学业压力大,特意将高三年级的教室安排在了一楼和二楼。

  闻言,白倩长叹一口气:“唉,高三肯定比爬楼梯辛苦多了……”

  祁铭站在一旁,他似乎对二人的谈话没什么兴趣,脸上的表情始终淡淡的。

  见祁铭一直停在五楼,没有上去的意思,阮宁不禁问:“怎么不上去?”

  祁铭看着阮宁,一直很平淡的表情终于有了细微的变化。

  他打开书包,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面包,递到阮宁手中。

  阮宁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既而道:“为什么给我这个?”

  祁铭眉眼微垂,鸦翅似的睫毛闪了了下:“刚才吃饭的时候,你吃的很少。”

  他的嗓音低沉,声音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紧张。

  似乎是怕被阮宁拒绝,祁铭说完,没等阮宁回应,便转身上了楼。

  “哇塞!”白倩一把拍住阮宁的肩膀:“我算是发现了!祁铭只关心跟你有关的事!”

  “怎么可能?”阮宁着实觉得,白倩想的有些多了。

  在阮宁的意识里,祁铭或许对她抱有感恩之情,但绝对达不到白倩所说的“只关心和她有关的事情”的地步。

  “别不信啊!我没开玩笑!”白倩指着阮宁手里的面包:“刚才我一路上说了那么多话,祁铭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我,可他竟然知道你午饭吃的很少,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白倩猛地一拍巴掌:“这就说明他一直在注意你呗!”

  阮宁无奈:“别乱想了,我和祁铭认识才没几天。”

  “哼,我的想法肯定是对的。”白倩对自己的推测颇有信心。

  回到教室后,白倩又冲阮宁小声念叨着她对祁铭的猜测,不过阮宁始终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没人捧场,白倩也就懒得再说了,她趴在课桌上,睡起了大头觉。

  阮宁翻看了会儿习题集,觉得有些累,便准备歇一歇,她的目光轻轻扫过桌角的面包,脸上的表情微滞了下。

  想到祁铭送她面包时的眼神,又想到白倩刚才的话,阮宁不禁一阵脸热。

  “是因为过敏吗?”阮宁摸了下有些发烫的脸颊,暗自嘀咕道:“一定是吧。”

  ……

  傍晚,斜阳挂在天边,染红了整片天空。

  放学铃打响后,同学们三五成群,踏上了回家的路。阮宁同白倩告别后,便进了云锦路。

  云锦路是到达云锦雅居的必由之路,阮宁走了没多远,便停住了脚步。

  街道的的绿化带旁,站着一男一女,二人似是在争吵,脸上的表情都十分不悦。

  阮宁走近了些,才发觉那一男一女竟是程皓和童菲。

  阮宁本想趁二人专心争吵的时候,悄悄离开,却被眼尖的程皓逮了个正着:“阮宁?”

  阮宁身子一僵,冲程皓露出了个十分得体的微笑。而她心里,则是想问程皓的脑子里是不是塞了稻草,竟然敢在和童菲吵架时叫住别的女生。

  程皓真是阮宁见过的最没有求生欲的男主,用通常的话来说,可以称之为“渣男”。

  一想到自己又要成为女主的眼中钉肉中刺,阮宁的脸色便冷了下来。

  阮宁还没说话,童菲便已经按捺不住:“程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程皓看向童菲,眉头皱了起来:“阮宁是我的好朋友,难道我连打个招呼都不行。”

  程皓话音刚落,阮宁便倒吸了一口凉气——程皓这话,分明是火上浇油。

  阮宁怕被男女主的战火波及,连忙退了两步:“我先走了。”

  “等下!”程皓看着阮宁:“阮宁,你不用走,也不用怕,呆在这里就好。”

  阮宁彻底呆了,一时间连表情都做不出来。尽管早在看原著时就已经领略了程皓的渣男风范,可亲身经历一次,她还是被深深震撼到了。

  童菲的眼眶已然泛红,她望着程皓,声音颤个不停:“你到底想怎样?故意这样气我很有趣吗!”

  在读原著时,阮宁曾对女主童菲抱有很大的不满,认为正是她一次次原谅了男主,才使得男主的渣男行径越来越猖狂。而现在,看着眼眶泛红、满眼痛苦的童菲,阮宁却只觉得同情。

  似乎认为对童菲造成的伤害还不够,程皓一把揽住阮宁细弱的腰,冷笑道:“童菲,你真觉得,我非你不可吗?”

  “程皓,你放手!”

  阮宁皱眉,她知道,此时的程皓只是把她当成刺激童菲的工具。然而,女生的力气与男生的力气差距实在太大,阮宁根本挣扎不开。

  像是没听见阮宁的话似的,程皓盯着童菲,放在阮宁腰间的手却不断收紧。

  阮宁急得想要破口大骂,她瞪着程皓,奋力挣扎:“你快放开!”

  “混蛋!”

  阮宁只觉得眼前突然闪过一个人影,随即她腰间的手便松开了,待到阮宁看清来人,不可置信道:“祁铭!?”

  那个把程皓按倒在地,正狠命地往他身上抡拳头的,不正是祁铭吗?

  眼前的祁铭太过陌生,他脸上的表情是阮宁从未见过的凶狠暴戾,仿佛不把对方打到动弹不得的那一刻,就绝对不会收手一样。

  “住手!”

  这话不是从阮宁嘴里说出来的,阮宁看向声音的来源,又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