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游戏   竞技   科幻   灵异   同人   女生   其他  

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第464章 婚礼

  因为赵家,是不容许离婚的!

  “我不要嫁!”

  沙发上的蔚柔儿听到雪落的话,娇柔美丽的小脸哭的梨花带雨的哭叫,“我害怕,我才不要嫁给一个怪物!”

  “就是!我们柔儿是要嫁给最出色的男人,怎么可以嫁给那个东西!”

  林丽眼神几乎是凌厉的剜着雪落命令,“告诉你,不嫁也得嫁!蔚家将你养到这么大,你就当还了养育之恩了!”

  雪落的脸色惨白到近乎透明,她咬唇看着客厅内一直沉默的男人,“爸,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蔚家的男主人眼神飘忽,在妻子凌厉的威逼下,只沉默的点了点头。

  “好,好……”

  雪落倏地笑了,巴掌大的小脸上陡然绽放出明艳的光彩,她冷冷的看着他们,一字一顿的道,“好,我嫁!从此以后,我颜雪落再也不欠你们蔚家什么!”

  声落,她转身就要冲出去。这个蔚家,她无法在呆下去!

  “等等。”

  一直半靠在酒柜旁的蔚浩凡出声唤住雪落,他是蔚柔儿的亲生哥哥,也是雪落同父异母的哥哥。只见他对着管家挥挥手,道,“去找江医生来一下,这大冷天的,要是落下什么病,难免外人还会以为我们蔚家亏待了她,就算是条狗,也要看仔细点,懂吗?”

  说着,他瞥了雪落一眼,冷淡的道,“这么晚了还想去哪,别给我们惹麻烦。”

  雪落的脸色更苍白了,她愣了愣,颤抖的肩头泄露出她内心的屈辱。忍住眼眶的**,她沉默的转身,跟在管家身后走了。

  林丽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儿子,却未从他玩世不恭的笑容上看出什么。

  她不是没有看见颜雪落身上的怪异……她摇摇头,暗叹自己多心了。浩凡这孩子越大越深沉了几分,但对那个颜雪落的厌恶,应该也是没变的……

  同样的一家酒吧,同样震耳欲聋的音乐。

  “呕……呕……”

  酒吧后门的小巷内,一抹纤细的身影半扶着墙干呕,巴掌大的小脸上泛着酒醉的迷蒙,乌黑的大眼里有一抹苦涩和伤心。

  明天,就是她要嫁入赵家的日子。

  不是嫁给她爱了十几年的萧重,而是一个未知的恐怖男人。她再也忍不住的偷偷跑来找萧重。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萧重,从此以后和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她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做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终于在今天,梦醒了……

  要离开他,她的心很疼。

  但如果不离开,她的心会彻底碎掉。

  静静扶着墙干呕的雪落,倔强的瞪着面前的街道雨幕,想到那个自己付出了一切去爱的男人,她肚子里的怒火狂燃,优雅尽褪,终于忍不住的冲到垃圾桶前,狠狠的踹了一脚。

  “该死的蔚家,该死的赵彻,该死的一切!”

  “萧重,你这个王八蛋!我诅咒你永远ed!fack!”

  声落,她豪爽的伸出右手,对着天空竖起中指,摆了个国际标准手势。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住红唇,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滑落。

  她发誓,她绝不要在为了那个男人浪费一滴眼泪。

  萧重……萧重……你这个杀千刀的大笨蛋!

  黑暗的巷道深处,一抹身影行云流水一般的窜过,在此起彼伏的枪声中飞跃,即使是在漆黑的夜晚,那抹身影仍是十分的显眼。

  他所过之处,发出几声闷哼和惨叫,在他的周围立刻倒下几道绝了气息的身影。他利落而近乎完美的身手,几乎让人惊叹。但那些丢了性命的敌人,则是死状凄惨。

  他通常也只给人一枪,如果没死,就算你运气好,他也不再追着补上一枪。

  但那些人每个人都死于一枪毙命,这一枪,不是眉心,不是正中心脏,而是狠狠的一枪轰掉整个脑袋。有的没有掉整个脑袋的,也掉了半个,脑浆四溢,恐怖至极。

  剩下的敌人见同伴死状凄惨,各个脸上出现恐惧的神色,暴睁的双眼中映满死亡的阴影。转身想逃,却也逃不脱死神的追击,一张张凄厉的面孔扭曲,一声声哀嚎,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片刻后,黑暗的巷道里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死寂无声。

  男人面无表情的立在一地的尸体中,冷冷的瞥了一眼血流不止的左肩。伤口上还闪烁着诡异的银白色的粉末……

  薄唇微勾,荡出一个慵懒邪肆的弧度。

  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雪落没在意,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准备离开。却冷不防被一抹黑影扯住,紧接着跌入一个冰冷血腥的怀抱。

  “boss,已经全部都解决了。”

  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男人身后,恭敬的行礼。

  男人静静的凝视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暗巷,薄薄的唇勾起完美的弧度,幽沉的眼眸却没有一丝笑意的开口,“炎,去查查那个女孩。”

  沪市的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有着一片气派恢弘的别墅庄园。绵延数百里的高耸围墙,挡住了里面奢华优雅的建筑。

  这里是赵家的本家主宅,不容外人窥视半分的地方。

  此刻主宅的二楼,一间被布置的华丽喜气的房间内,呆呆的坐着一个身着白纱的新娘。

  雪落坐在床边愣愣的出神,身上的新娘白纱还没脱掉,回想着今天彷佛闹剧一般的婚礼。

  今天是她嫁给赵彻的日子,婚宴举行的地方就在赵家本宅。以赵家的声望地位,凡是沪市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政圈的、商圈的、甚至包括娱乐圈的明星大腕们,一个不少。

  雪落以前总是对充满神圣的婚礼充满幻想,曾经她以为,总会有一天,萧重挽着她的手,在神前许下永恒的誓言。

  但今天的一切,却彷佛嘲笑她的天真。

  她知道新郎赵彻体弱多病,知道他面目丑陋,性格暴虐,不喜媒体,所以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几乎没有人见过赵彻的样子,他的神秘就算是最臭名昭着的狗仔队都挖不出来。

  自然,今天的婚礼也因为赵彻而备受关注,现场那些不请自来的媒体几乎快要挤不下了。

  可所有的情况,都抵不过婚礼举行时的荒谬。

  当她身着白纱,捧着捧花,步上红毯时,看到在红毯另一端等着她的不是赵彻,不是新郎,而是一只毛色鲜亮、生龙活虎的公鸡!?

  雪落当场愣住,任由旁人将她带至神父前,举行婚礼。

  “……颜雪落小姐,你愿意成为赵彻先生的新娘,一辈子尊重他,照顾他,敬爱他,对他忠实,无论健康或疾病,无论贫穷或富足,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你愿意吗?”

  神父的问话让雪落回神,她根本没注意到神父说了什么,现场宾客那些隐含深意的眼神和媒体记者兴奋的不断拍照的声音,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瞪着那只公鸡默默的想着,怎么没人告诉她,赵彻原来还是一只鸡!?

  “颜雪落小姐,你愿意吗?”神父的声音微微提高,又问了一遍。

  雪落在全场的压力下,红润诱人的小嘴张张合合几下,才挤出声音,“我……愿意……”

  随后的一切更是一团糟,那只公鸡在婚礼宣誓完毕,趁人不注意,扑腾着下了地,将偌大婚礼现场当做它自己的领地一般,大摇大摆的上蹿下跳,引起一片惊叫。

  奢华神圣的婚礼现场,瞬间变得犹如菜市场一般热闹。女客明星们的尖叫声,男人们的怒吼声,记者们打了鸡血一般猛按快门的声音……

  雪落看着这一幕,忽然笑了。

  她记得在古代只有冲喜时会用公鸡代替新郎拜堂,那也是极不尊重新娘的一种表现。原来自己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冲喜新娘……

  收回自己的思绪,雪落看着这间充满喜气奢华的新房,不过是一个交易过来的新娘,赵家看来也不会在物质上亏待自己……

  自嘲的摇摇头,她开始脱掉身上的白纱。

  前两次见面,一次在光线阴暗的酒吧,一次在更黑暗的暗巷,也难怪雪落直到现在才认出他来。

  她捂住心口,眼泪溢出眼角。眼睛红红的,可怜兮兮的惹人心疼。

  “我不是萧重。”

  他沉着脸,眯起眼睛气息有些危险。她这是……醉了?

  雪落皱起细细的眉头,抬起头,专注的看着他,似乎不满他的不停否认。

  才不是那见鬼的萧重!

  “夫人,您醒了吗?”

  门外传来轻轻的叩击声,女佣的声音恭敬的响起。

  “醒了……不,还没还没。”

  心底暗恨的诅咒那只鸭子:该死的赵墨,这样让她怎么见人!难道要她在新婚第一天早上告诉大家,对不起,她出墙了!?

  “夫人,先生在楼下等您一起用早餐。”

  门外的女佣对于雪落惊慌的声音没有丝毫诧异,依旧恭敬有礼的请示。

  “知道了,你先下去。”

  雪落巴掌大的小脸上神色不定,赵彻要见她?一直避而不见的赵彻要见她?在她刚刚爬墙的现在?

  磨磨蹭蹭的洗漱完毕之后,她再不情愿,也只能下去见她那挂名的丈夫。

  赵家主宅是仿古风格,整个宅邸大的不像话,处处装饰的名画古玩全是古董真货,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这栋大宅无论外型、气势、占地面积、豪华程度,都处处彰显了它的尊贵不凡。

  雪落默默的打量着,一踏入客厅,一抹身影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白到几乎透明的肤色,精致高贵的犹如上天眷宠的俊脸上挂着漠然的微笑,黑色的手工西服包裹着他修长挺拔的身段,一个简单的抬眼都流转着高高在上的傲然贵气。

  略长的发丝,只松松的用一根黑金带子系着,衬着他墨色深邃的瞳色,那是一种气场强大的低调奢华。

  客厅里摆放着一张仿古的美人榻,男人淡淡的背靠在美人榻上,以手支颌,表情漠然。简单的动作,却让雪落想到了那样的词句……

  泱泱王者,睥睨天下。

  此刻,那双漠然冰冷的黑眸缓缓抬起,正审视着姗姗来迟的雪落。

  看到他抬起的脸孔,雪落忍不住瞪大眼,错愕的看着他。

  他……他不是昨晚那个赵墨?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回过神的雪落,猛的冲到他面前,小声的问。

  “你也是被抓过来的?”

  雪落凑近他问,还不时小心的瞄瞄那两侧,恭敬垂手立在一旁的佣人。

  男人冷凝着她,因她的问话而微微挑眉。

  “……赵墨?”

  她疑惑的看着他,好象是这个名字吧?

  “颜雪落。”

  男人终于开口,丝缎般柔滑好听的声音却带着冷彻入骨的冰寒。

  额……?好冰冷的气息……!?

  雪落皱起眉头,仔细的研究他。

  没错啊,就是这张脸。一模一样的五官,可是,好象又有点不对。

  昨晚的他,带着天生的慵懒与魅惑;而今天的他,则是冰冷无情的傲然高贵的犹如高高在上的帝王。

  明明是同样的一张脸,却给人南辕北辙的感受。

  “我是赵彻,你的丈夫。”

  男人微微拉开和雪落的距离,冷淡的宣布,言语间的强势令人心惊。

  “什么?”

  赵彻??丈夫?他!?

  不是赵墨吗??难道她记错了!?

  雪落呆住,完全反应不过来他在说什么。

  “我是你的丈夫,赵氏集团的总裁赵彻,记好了。”

  赵彻仿佛看穿雪落的想法,眼底带着一丝厌恶,冷淡的开口。

  奥,雪落无意识的点点头。

  想到赵家只有一根独苗,就是眼前的赵彻。至于那落款的赵墨,应该……是他的另一个小名吧!

  努力消化掉震惊答案的雪落,终于回过神来。

  放松的出了一口气,她无力的勾了勾唇。

  可眼前这男人显然属于深沉莫测那种,今天冷若冰霜。而且,和传言中嗜血恐怖的赵彻,有着天壤之别!

  “你以后就住在这里,这大宅内的佣人都可以随意使唤。我会给你一张卡,每个月固定往里面打入足够你消费的钱……还有什么疑问?”

  他冷淡的看着她,黑眸里充满讥诮。

  雪落摇摇头,明白这次婚姻也许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那签名吧。”

  赵彻将一份合同推到她面前,然后等着她签字,那气势彷佛高高在上的帝王。

  签名?

  她看着眼前的合同,疑惑的抬眼,“这是什么?”

  客厅内一片寂静,久等不到答案的她疑惑的抬眼,发现她新上任的丈夫正在用冷飕飕的冰刀目光支解她,那暗沉的怒火令人心惊。

  “我刚才说过了。”他冷冷的喷出不负众望的冰寒,客厅内温度立即下降。

  “呃……不好意思,我没注意。”

  雪落瞅瞅他仿佛忍耐到极限的脸,好心的建议。“要不,你在说一遍,怎么……”

  ‘啪’的一声,还不待她说完,赵彻不耐的站起。

  “张律师,你负责给她解释,等她签完字拿给我看。”

  声落,他大步向外走去,消失在这华丽的大厅。22百度一下“宠妻来袭:老婆,别跑!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